83书库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她开始说骚话了

第十九章 她开始说骚话了

        高二年级跑操是绕着教学楼跑的,经过操场时,和高三的学生会有那么一瞬的碰面机会。

        秦宇和江筱雪在树下躲了几分钟,没有注意到高二年级的动向。

        一中的校医室在教学楼二楼,全校也就一个校医,以前是县医院的护士,退休后被聘了过来。

        平时作用就是卖卖药,如果真有什么紧急情况,能做到的事情不多,最有用的就是拨打120。

        秦宇喘着气,飞奔着上了二楼。

        他赶到时,发现校医室中人不少。

        几个穿着校服的女生围在床边,其中一个还哭了,脸上挂着泪痕。安楠则是躺在病床上,小脸苍白,神情十分虚弱。

        校医慢悠悠地整理着各种药剂,秦宇看到她悠然的样子就松了口气。

        看来安楠没什么事。

        听到动静,安楠虚弱地抬起了小脑袋,看到秦宇后,漆黑的眼眸一亮,再次变得灵动起来。

        “学长?”她声音里的惊喜毫无掩饰,似乎少年的出现便带给了她足够的喜悦和甜蜜。

        几个女生顿时看了过来,上下打量着秦宇。

        这就是安楠每天挂在嘴边的学长吗?

        看起来……有点吓人啊。

        当然,并不是秦宇的长相有问题,而是他现在脸有些阴沉,表情并不友善。

        秦宇吸了口气,对几个女生道:“你们先回去上课吧。”

        几個女生有些犹豫,让安楠一个人和男生呆着不好吧?

        她们看向了安楠,寻求着她的意见,结果发现安楠正对她们努着小嘴,口型赫然是两个字——“快走”。

        她们顿时满头黑线。

        好你个见色忘友的大凶妹!!

        亏的她们有人还吓哭了,好不容易才把她送到了校医室,结果看到自己的学长了就让她们滚?

        但为了姐妹的幸福,她们还是咽下了这口气,准备日后再算账,乖乖地离开了。

        几个少女缓缓地离开了校医室,秦宇在床边坐下,少女原本红润的面颊变得苍白如纸,两朵唇瓣像是失去了颜色,只是两只大眼睛依旧灵动,闪闪发光。

        他板着脸问道:“什么情况?”

        “跑到一半低血糖了。”安楠弱弱地道,悄悄地伸手去拉他的手指,先是拉过一根,大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的表情,看到没有抵触后,这才牵起了他整个手掌。

        等到两人的手完全重合,她陡自傻笑起来。

        秦宇看她如此模样,心中不是滋味,任由她搞着小动作。

        他有些无语,不是让她来校医室躲着了吗?

        而且,跑不动就不跑啊,他实在是无法理解这些少女的脑回路。

        怎么跑个操都得出事呢?

        现在一中的环境还是很宽松的,只要和老师说身体不舒服,尤其是女生,老师们都不会为难的。

        秦宇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别跑了吗?”

        “我今天必须跑。”

        “为什么?”

        “你跑的话我就跑!”安楠倔强地看着秦宇,小声嘟囔着:“这样我们就有机会偶遇啊,每次偶遇,我都会好开心,希望你能转头看看我,但你从来没注意过我。”

        秦宇的嘴张了张,心中猛地一颤,似乎被触动到了最柔软的部分。

        这件事情,安楠将来可没和他说过。

        高二和高三只会有那么一瞬相遇,班级那么多,能偶遇的概率极低。

        原来每次课间操时……安楠都在期待这样的事情么?

        两人间气氛有些微妙,女校医整理药架的手却是一乱,差点把一瓶药摔在地上。

        不是,现在的学生都这么大胆的吗?

        “你没吃早饭?”沉默一会儿,秦宇长出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悸动,选择转移了话题。

        “没有。”安楠鼓着小脸,缓缓摇头。

        她本来是要去喝碗豆浆的,顺带看看能不能偶遇秦宇,她知道秦宇大概率会在外面吃早餐,有过几次偶遇的经历。

        但谁知道他会说出那么无情的话。

        秦宇也猜到了是自己的原因,继续追问道:“昨天晚饭呢?”

        “吃了!”安楠声音有点弱。

        “是么?”

        秦宇眯着眼睛,紧盯着她,以他对安楠的了解,昨晚恐怕是吃不下饭的。

        安楠被看的有些心虚,但她转念一想,昨天晚上她喝了两口粥,也算是吃了吧?

        气抖冷!粥就不能是晚饭吗?

        安楠顿时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了,骄傲地挺着小脑袋,睁着大眼睛和秦宇对视着。

        她成功地把自己催眠了,秦宇还真没看出任何破绽。

        不应该啊。

        只是没吃早饭的话,跑几步不至于晕倒啊,当然,安楠的身体异于常人,或许是负担太重了吧。

        他看向了女校医:“老师,开点药吧。”

        女校医笑了笑,取出两只葡萄糖:“把这两支葡萄糖吃了就好,一块钱。”

        安楠连忙摇着秦宇的胳膊,催促道:“学长,快给钱!”

        秦宇微微皱眉:“为什么要我掏钱?”

        女校医脸上的笑容就是一滞。

        你一个男孩子,掏一块钱这么难啊?

        现在的男生怎么回事啊,都不肯为女孩子花钱了吗?

        秦宇当然不是在乎这一块钱,毕竟兜里揣着一千块巨款呢。

        以他对安楠的了解……她绝对是有其他理由。

        “我不是没有钱。”安楠眼眸中满是狡黠,灿烂一笑:“因为学长买的比较甜啊!”

        女校医:“???”

        女校医一脸问号,表示这工作真难,一把年纪了还得吃狗粮。

        秦宇则是翻了个白眼,好吧,原来她是想说骚话了。

        不得不说,一个萌萌哒的妹子说出这种话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好在秦宇对她有一定的免疫力,但心还是忍不住动了一下。

        砰!

        他随手在她的脑壳上敲了一下,疼的她委屈的抱着小脑袋,这才掏出一块钱买了两支葡萄糖口服液。

        这玩意儿学生们都不陌生,俗称高糖,当年中考体育考试时都会备点,就是为了预防低血糖。

        葡萄糖是玻璃瓶包装的,他随手用硬币划了几下,然后砰的一声掰断了。

        他把玻璃瓶递在她的嘴边:“隔空喝,小心玻璃割嘴,赶紧吃了然后上课去。”

        “好哒!”

        安楠甜甜地应了一声,眼眉弯弯,美美地喝着,小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

        果然好甜!

        两只葡萄糖下肚,她有点意犹未尽,看到秦宇要走了,拉着他的手不准他离开,问道:“学长,我中午请你吃饭!”

        秦宇回绝道:“不了,我中午有约了。”

        安楠不甘心,接着问道:“晚上呢?”

        秦宇继续回绝:“也有了。”

        安楠不满地嘟着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他有这么忙吗?

        根据她一年多的跟踪,哦不,观察,根本没有的好不好?

        秦宇中午都是回家吃饭,晚上大概率和张刚去小吃店,然后去泡网吧,小概率是直接回家。

        根据她的推测,秦宇现在大概是没钱了,回家的概率大些。

        作为重生者,秦宇当然知道她在跟踪自己,也不戳穿她。

        “以后别去教室找我了。”

        他抽出了手,神情严肃,给了少女一个警告。

        虽说他现在和江筱雪、安楠都不是那种关系,但出于渣男的生存本能,他还是觉得她们不碰面的好。

        “哦。”

        安楠的语气很低沉。

        作为自己最大的情敌,她其实早就见过江筱雪了,当时便惊为天人,原来身边真的有这么漂亮的女生。今天又见了一次,发现果然很漂亮,尤其是那种女神气质,她都有些食指大动,根本不是高中男生能抵挡的。

        哼。

        江筱雪不一定就是完美的,她安楠在某些地方未必会差!

        安楠突然有了斗志,挺了挺腰身。

        秦宇一脸古怪,知道你大,挺什么挺,但看她如此生龙活虎,知道是没事了,便起身回教室。

        ……

        走廊中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秦宇长长一叹,心有点乱。

        他要远离安楠,是因为前世渣过她,给她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导致她黑化成了一个病娇。

        现在回想起来,他重生前正在办公室里和女秘书下象棋,锻炼身体。

        一杯事后酒之后,他重生了。

        这一世……他还是想做一个博爱的人。

        安楠的好感度无疑是满值状态,要想渣她的话,随时都可以。

        但她病娇后的模样着实令人害怕,好不容易重生了,他只想多谈几场恋爱,多赚点钱,反正是不想再头孢配酒了。

        但是,安楠的生活似乎在变得更糟,自己的选择真的正确吗?

        秦宇愈加心烦意乱,挠了挠脸,一时想不到准确的答案,到时候再说吧,说不定车到山前必有路呢?

        当然,到时候也有可能是变成诚哥,挨刀了。

        秦宇回到教室时,半节课已经过去了,这节课是英语课,老师同样是女性,三十多岁,烫着卷发,比起其他老师要时髦许多。

        教室里似乎在讲卷子,秦宇敲了敲门:“报告!”

        英语老师皱眉问道:“干嘛去了?”

        “肚子疼,窜稀。”

        只有五个字,但很有味道。

        同学们顿时笑出了声,英语老师一脸嫌弃:“坐回去吧。”

        回了座位,江筱雪狐疑地看着他,小声问道:“你肚子疼?”

        她觉得不太对劲,好端端的怎么肚子疼了?

        秦宇嬉笑着把手伸到了她的面前,道:“对啊,不信你闻闻。”

        “伱要死啊?!臭死了!”

        江筱雪娇斥一声,连忙拍掉了秦宇的手。

        但下一秒,她却是柳眉微皱。

        秦宇的手非但不臭,反而有种淡淡的幽香味,说不上来,但很好闻。

        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