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书库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果然,八宝粥是酸的!(求追读)

第三十五章 果然,八宝粥是酸的!(求追读)

        秦宇摇了摇头,无奈叹气。

        第一次带安楠进网吧他就后悔了,安楠什么性格,他再清楚不过。

        他挣扎着胳膊道:“回家吃饭去吧。”

        安楠抱的死死的,嘟囔道:“人家要和学长一起吃。”

        秦宇挣脱了一会儿,结果越陷越深,只好道:“我和刚子要去吃海鲜。”

        张刚:“???”

        正在天帷巨兽征战的张刚投来了一个疑惑的眼神,吃海鲜?他可没钱啊。

        他没有多说,手动输入了一行“iiiiiiii”直接进入了下一个房间。

        安楠小脸表情一滞,紧接着出现了极为甜蜜的笑容:“嘻嘻,学长果然记得我海鲜过敏呢,没事,我看着你吃就很满足了。”

        秦宇:“……”

        果然,安楠的脑回路是没法按正常人衡量的。

        他知道是赶不走了,叹气道:“我工作还没完,得等会儿再吃,你自己找凳子吧。”

        安楠眼巴巴地看着秦宇的椅子,一脸娇羞:“人家想坐上次的位置。”

        “想都别想。”

        “嘿嘿!”

        秦宇一个不注意,安楠直接钻到了他的怀中,柔软至极的身体一个劲地向后蹭着。

        砰!

        秦宇狠狠地在她脑壳上来了一下。

        “给我安分点。”

        “啊呜……学长好过分,一直敲人家的脑袋,要被你敲傻了啦。”

        安楠委屈巴巴地抱着小脑袋,总算是不再乱动了。

        秦宇没再搭理她,继续操作着ps,已经到了收尾阶段,他打算一次性搞完。

        啪嗒!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宇感觉自己肩膀上一沉,低头一看,原来是安楠的小脑袋靠了过来。

        她星眸紧闭,呼吸均匀,显然睡着了。

        前世的安楠便喜欢呆在秦宇怀中,哪怕看不懂秦宇在做什么,但就是坚持着不走,左蹭蹭右蹭蹭,最后大多都是睡了过去。

        看着她如婴儿般白嫩的脸蛋,秦宇有点恍惚,忍不住伸手掐了掐。

        触感依旧很棒,滑嫩,细腻,丝丝滑滑的,如同泡芙的奶油一样。

        他又摩挲了几下,这才缓缓地移开了自己的手掌。

        他似乎高估自己的定力了,不过,这才六点多,安楠居然会困成这样,鬼知道她昨天晚上偷偷做什么了。

        稍微一想秦宇心中就有了答案,无奈翻了个白眼,稍微用力掐了一把。

        “学长……不要嘛……”

        安楠没有醒,依旧在睡梦中,小手挠着脸,一脸痴笑。

        秦宇:“……”

        他很想知道她梦到什么了。

        一旁的张刚坐立难安,表示没脸看了,锁了电脑,问道:“宇哥,吃点东西?”

        秦宇摇摇头:“你自己去吧,我待会儿和她吃。”

        “……”

        张刚感觉爱消失了。

        半小时后。

        秦宇成功把最后一张图片导了进去,时间到了七点多。

        他正准备喊醒安楠,突然qq响了起来,一個熟悉无比的头像闪烁着。

        江筱雪回复了,她的头像是一张唯美的风景图,火红的枫叶和碧蓝的天空交相辉映。

        秦宇记得这张图是她旅游时自己拍的,一直当做头像,从来没变过。

        “你在网吧?”

        “对。”

        只是简单的一个字,电脑另一边的江筱雪顿时气得不行,粉拳捏的咯咯响。

        好家伙,三点钟考试,秦宇三点半就发来消息了。

        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人了,他还真提前交卷了?!

        这个男人,不会是把两人的赌约忘记了吧?

        她如此重视这次模考,这几天每天晚上学到十一点,结果他直接摆烂,半个小时就交卷了?

        她怒哼一声,只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等到成绩下来,看秦宇怎么狡辩!

        到时候,非得拉着他每天学习25小时,不,26小时!

        “网店装修我做好了,你有时间去看看效果吧,需要改进的地方和我说,还有,什么时候有时间去拍商品图?”秦宇自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随口说着网店的进度。

        商品图同样很有讲究,拍好后还得自己用ps处理。

        说到赚小钱钱,江筱雪瞬间也顾不上生气了,道:“明天晚上吧。”

        “可以。”

        秦宇知道她周末要补课,只有周五时间比较空闲,他又想起了两人的赌约,问道:“你考的怎么样?”

        江筱雪没想到他还敢提考试的事情,气不打一处来:“肯定比你强。”

        秦宇不屑一笑,问道:“你压轴题答案多少?”

        “1/4。”

        看到这个数字,秦宇嘴角直接向上勾了起来:“等着被我狠狠地超吧,班长大人。”

        “???”

        江筱雪一脸懵逼,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嗔怒道:“秦宇,你又耍流氓!!三个菜刀表情。”

        看到许久没见过的菜刀表情,秦宇有种穿越了的感觉。

        好吧,他的确重生了。

        他故意装着无辜:“什么耍流氓,我说的是超越合作伙伴关系,班长大人你在说什么?”

        这个男人,好可恶!

        江筱雪气得俏脸通红,有种想顺着网线过去把他暴打一顿的冲动。

        “这道题的答案是1/8,你一定是忽略了一个条件……”

        秦宇怕真的把她惹毛了,噼里啪啦地把解题过程发了过去。

        沉默了。

        聊天框顿时安静下来。

        江筱雪人傻了,瞪大眼睛,怔怔地看了几秒钟,心态瞬间崩了。

        秦宇一说,她就醒悟过来了,自己的确忽略了一个条件。

        压轴题就是如此,环环相扣,一个不注意,就会失分。

        但问题是……她滑动着鼠标,向上翻着聊天记录,上面赫然写着,秦宇的消息是下午三点三十一分发来的。

        秦宇进场不到三十分钟,居然把压轴题做出来了?

        她忽然有点心慌,怒道:“成绩还没出来呢,伱少装蒜了。”

        “好好好,到时候你别耍赖。”秦宇一副吃定她的样子。

        江筱雪咬着银牙,什么耍赖,她又没有答应他什么要求。

        不过是关系亲密那么一丢丢而已……

        看她不说话了,秦宇知道她到了破防的边缘,切换到了乌龟形态,忍不住笑道:“好了,我去吃饭了,回头再聊。”

        关上聊天框,秦宇便发现了一双极为明亮、瞪得像铜铃的大眼睛。

        他在安楠的脑壳上来了一下:“看什么看?”

        安楠被敲了一下,但却毫无反应,嘟着嘴,两个嘴角都快能挂两个醋瓶子了。

        她酸溜溜地问道:“学长,什么赌约?”

        “……”

        看到秦宇不说话,安楠追问道:“什么叫‘又’耍流氓?你们发生了什么?”

        秦宇一脸生无可恋,知道她把聊天过程都看到了,道:“小孩子别问。”

        安楠不满地挤着身子:“人家才不小呢!”

        “……”

        秦宇瞥了一眼她的某个部位,表示无法反驳。

        他选择了不再和她纠缠,随手把qq退了,电脑锁屏,道:“走吧,吃晚饭去。”

        “哦。”

        安楠有些闷闷不乐。

        网吧外,夜空清澈,繁星点点。

        秦宇问道:“想吃什么?”

        安楠鼓着小脸道:“海鲜面。”

        “……”

        这是准备自杀了吗?

        他翻了个白眼,道:“那就包子和八宝粥吧。”

        他最近要频繁上网,有点拮据。

        还好苏潇潇体谅他,最近会询问秦宇要做什么菜,提前准备好材料,不然就算有张玉霞的资助,也早破产了。

        快餐店中。

        安楠小口喝了一口八宝粥,顿时吸了吸鼻子。

        果然,八宝粥好酸啊。

        她失神地喝着粥,除了酸味外感觉不到任何味道。

        她喝了几口便放下勺子,咬着嘴唇,都要咬出血来了,才鼓起勇气问道:“学长,江筱雪答应你了?”

        秦宇沉默几秒,缓缓点了点头:“嗯。”

        他选择撒个小慌,趁早打散她的念想。

        反正,他和江筱雪已经远超普通同学关系了,马上就是极为亲密的战略合作伙伴了。

        秦宇表示他很有把握的。

        听到秦宇的答复,安楠头上的秀发都像是耷拉下去一般,眼睛中几次出现了朦胧的水雾,但硬生生地被她忍了回去。

        她好不甘心啊。

        但是,对上江筱雪,她没有任何自信能够把秦宇抢过来。

        江筱雪实在是太完美了,安楠想了想,她除了凶大外,几乎没有任何的优势。

        她猛然抬头看着秦宇,咬牙问道:“学长,我都坐在你的怀里了,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我对你……就真的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

        秦宇:“……”

        这问题也需要答案?

        只要是个男人,安楠这么一个萌哒哒的大熊妹子坐在怀里,谁都会心动的好不好。

        柳下惠都得破功。

        秦宇只是前世抱了数年,有了一定的免疫力而已。

        至于和江筱雪比较……两人是不一样的风格,没有比较的必要。

        安楠走的是可爱路线,脸蛋有点婴儿肥,甜美的笑容可以融化一切,令人忍不住想掐一把。

        江筱雪,有着无人能及的绝世美颜,乍看起来是个完美女神,其实内在是个傲娇兼女神经。

        苏潇潇的话,则像个小动物一般惹人怜爱,令人忍不住抱在怀里贴贴。

        三人都如此令人心动,都有令他心跳加速的魅力。

        摇了摇头,秦宇不再多想。

        他看着安楠,开启了说教模式:“你一个女孩子,得和男生保持距离,知道吗?”

        “我只和学长这样嘛。”

        安楠不满地嘟着嘴,幽怨地看着秦宇。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晚饭在死寂中度过。

        安楠并不傻,没有勇气再提一些敏感的话题了。

        之前那么大胆……是觉得江筱雪不会答应秦宇。

        现在两人隐隐有了在一起的趋势,安楠是真的有被秦宇发卡的可能。

        到时候,恐怕连现在的关系都无法维持了。

        安楠最终没有吃多少东西,一碗八宝粥都剩下了不少。

        快餐店外。

        月光清澈,少女的面颊如同蒙上了一层流动的光。

        秦宇道:“我送你?”

        “不用了,学长你去忙吧。”

        安楠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挥了挥纤细的胳膊:“学长再见!”

        “嗯,到家了和我说一声。”

        望着她显得有些孤单而萧瑟的背影,秦宇面色复杂地叹了口气。

        现在才七点半,街道上人还很多,不会有什么危险。

        但安楠会拒绝他去送她,属实是极为罕见了,看来她心里遭受的打击真的不小啊。

        但愿自己做的是对的吧。

        ……

        夜晚。

        安楠瘫坐在书桌前,呆呆地望着空白的日记本,两只大眼睛呆滞无神,不复往日的灵动和狡黠。

        日记本展开一个多小时了,她硬是一个字也写不上去。

        她其实是个心思很细腻的人。

        她喜欢秦宇,这件事在很久前就确定了。

        但是,她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没有太多的行动。

        一方面,她察觉到了秦宇喜欢江筱雪,和这个全校知名的女神对比,自己有些不自信。

        另一方面,她很怂。

        她不敢表现的太粘人,生怕秦宇讨厌她。

        她更不敢表白,生怕表白失败了,两人连学长学妹都没法做了。

        因此,安楠知道秦宇的班级,每天都会装作路过,偷偷的瞥上一眼,但从来没有找过他。

        一天也就走个十遭八遭而已。

        她知道秦宇晚上会去网吧,但从来没有跟进去过。

        她怕秦宇觉得她是个坏女孩,因此厌恶她。

        直到那天突然收到的短信,一切都变了。

        她从欣喜若狂,再到冰冷彻骨,短短一天,像是座过山车一样。

        她诞生了极为强烈的危机感,做出了许多大胆的行动,秦宇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一度让她以为换了个人。

        他了解她的一切习惯,记得她的生理期,记得她海鲜过敏。

        但她现在知道,自己或许一直都是错的,而且错得离谱。

        江筱雪还真可能答应秦宇。

        那么,自己还有一点机会吗?

        “啊——!”

        安楠很是苦闷地在日记本上划了几个道子,随手把笔丢在了桌子上。

        她感觉自己心里憋了一口气,吐不出来,要炸了。

        她拍了拍小脸,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对方名叫蒋茜,她的闺蜜,晕倒那天把她抬进医务室的几个女生之一。

        电话一接通,她立马哭诉道:“呜呜,茜茜,我好像要失恋了。”

        蒋茜吓了一跳,她对安楠的状况非常了解,每天都会听她倾诉好长时间。

        她痛声怒斥道:“这个秦宇绝对是个傻子,放着我们的班花楠楠不要,去追其他女人?”

        安楠抽了下小鼻子:“他追的是江筱雪。”

        “……”

        蒋茜张着嘴顿了一下,试探着道:“楠楠,要不咱放弃吧?”

        安楠的脸顿时鼓了起来,不是,蒋茜你什么意思啊?

        这闺蜜没法做了。

        蒋茜陡自道:“江学姐学习那么好,长得比明星还好看,性格还好,简直就是女神,我是男生我也喜欢她。”

        “呜啊——!”

        安楠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像是被插了几把刀子。

        这闺蜜怎么回事啊,自己找她安慰,她专门捅刀子是吧?

        蒋茜长松口气,把话筒拿远了一点。

        她当然是故意的,虽然没谈过恋爱,但觉得安楠哭出来会好一些。

        等安楠哭累了,她都有点心疼话费了,才道:“楠楠,要不,咱明晚去吃火锅吧?”

        安楠抽着鼻子,也觉得自己需要火锅的治愈,问道:“好,去哪?”

        蒋茜道:“小肥羊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