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书库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高考结束,没脸看!

第一百零二章 高考结束,没脸看!

        第103章高考结束,没脸看!

        今年的高考作文题还算有意思,大体是兔子不会游泳,差点在河边被狼噶了,然后动物管理局开始培训小动物们,让小动物们开始学游泳。

        同班的狗子、龟哥都学会了,但兔子死活学不会。

        现在想想,兔子学游泳,也是够离谱的。

        这个材料的切入角度还是很多的,最简单的便是因材施教,兔子学个屁的游泳,老老实实学跑路不就行了,或者学打洞也行啊。

        如果从小动物身上切入,便是每个人要找到自己身上的特长,并加以发挥,不能盲目追求全方面发展。

        无论是哪个角度,秦宇都和周边亲近的人以各种理由讨论过了,作文拿个高分不成问题。

        其他题目同样和前世的一模一样,秦宇直接开始奋笔疾书,最终不到一个半小时,全部写完。

        语文算是所有人都能参与的科目,考完时所有人都面色如常。

        秦宇在楼梯口等待着,江筱雪从楼上走下,她一袭校服,黑压压的人头中,精致的俏脸瞬间脱颖而出。

        少女红润的嘴角微微上扬,明眸中有着化不开的喜悦,看到秦宇后,兴奋道:“秦宇,今天的作文题我们好像压中了!”

        秦宇笑着问道:“你的切入点是什么?”

        “因材施教。”

        江筱雪俏生生地说了四个字,显然心情不错。

        前几天秦宇便觉得这个话题是今年的热点,和她讨论了很长时间,分论点和事例随手捏来。

        秦宇和她并排向楼外走着,看着少女眉飞色舞的样子,笑道:“也不能说是压中,高考题目必须正能量,能考的点就那么多,我们平时准备了那么多论点和事例,总归能用上的,这叫做付出的回报。”

        多吗?

        江筱雪仔细想了想,三年苦读,的确是挺多的,不过这个论点前几天秦宇特意找她讨论了一番,印象特别深刻,总归是运气爆棚。

        “中午休息一会儿吧,下午的数学才是大头。”

        秦宇嘱咐一声,江筱雪的数学不错,但一直不算突出,主要是难度高的题不会做,但她比较细心,中等难度和简单难度的题都能拿下,考个120分不成问题。

        “你管好你自己吧。”

        江筱雪轻哼一声,似乎有点不服气。

        学生们一窝蜂地涌了出来,校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警察在维持着秩序,高考算是人生大事,家长们只要不是走不开,都会过来接送。

        两人很有默契地在踏出教学楼时分开了,江筱雪的老爸不一定来,但老妈一定会来接她的。

        秦宇目送她跟着白静离开,自己才缓缓地向着家中走去。

        等了十多分钟,张玉霞带着苏潇潇回来了。

        “考得怎么样?”

        张玉霞回了家,鞋子都没脱,连忙问着秦宇,生怕他说出什么丧气的话来,简直比她自己考试还要紧张。

        还好秦宇的神色非常不错:“题目都不难,作文算是压中了,应该能考个高分。”

        “真的?”

        张玉霞有点喜出望外,高考能压中作文题,无疑是个好消息啊。

        秦宇看向了有点拘谨的苏潇潇,同样问道:“考得怎么样?”

        “还、还不错。”

        苏潇潇糯糯地回道,秦宇前几天同样和她讨论了作文题,但语文可是她的强项,平时作文便经常被学校作为范文,压中不压中反而没有多大影响。

        她的弱项是下午的数学。

        秦宇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就行,按照上午的题目难度来看,下午的数学也不会很难。”

        “嗯。”

        在张玉霞面前如此亲昵,苏潇潇有些羞涩,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他想要抓过来的手。

        这个时候,防盗门再次打开,秦志刚火急火燎地走了进来:“考得怎么样?”

        秦宇翻了个白眼,还真是一家人啊,问出来的问题都一模一样。

        吃完午饭苏潇潇便回去了,中午还是得休息一会儿,免得下午脑袋迷糊。

        不过面临高考,不少学生因为种种因素都睡不着,因此数学其实是最容易犯低级错误的科目,许多人都折在了数学上。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安楠在十五分钟前同样发来了一条短信。

        “学长,考得怎么样?”

        秦宇:“……”

        他有些怀疑这些人都是排练好的。

        “还不错。”

        随手回了信息,秦宇丢开手机,直接睡了过去。

        下午考的是数学,学生们的神色凝重了不少。

        等到考完收卷的时候,考场的一个女生更是极为夸张地瘫倒在地,监考老师们吓了一跳,还好只是因为害怕没考好,身体发软,没有什么危险。

        只是吓尿了而已,物理意义上的。

        学生们陆续下楼,比起上午,大家脸上的笑容几乎全都消失了。

        秦宇依旧在楼梯处等着江筱雪,看到她眼眸中明亮的光泽,他就知道应该稳了。

        虽说张巧兰强调过数次,全部考完前不准对答案,两人还是对了几道题的答案,差不多都一样。

        她长长地出了口气,总感觉今天的数学卷子做起来异常的丝滑,一个多小时就全部做完了,压轴题稍微有些卡顿,但很快便灵光一闪,刷刷刷地写完了。

        她心情不错,余光瞥着秦宇,薄薄的嘴唇动了动。

        “那个……明天,也加油。”

        “……”

        秦宇好笑地看着她,不就给他加个油嘛,有什么害羞的?

        不过,这就是江筱雪的魅力啊。

        “你笑什么?”

        江筱雪面颊微红,摆出一个很凶的表情。

        这家伙,好可恶!

        秦宇的理综可是弱项,除了物理外简直一无是处,她难得地关心他一句,他居然觉得好笑?

        “放心,没问题的。”

        秦宇笑着道,漆黑眸中满是自信。

        重生一世,他要是再考个二本,可就太失败了。

        ……

        两天的高考一晃而过,最后一门课是英语,秦宇的做题速度到了一个恐怖的速度――不到半个小时就做完了。

        但他怕人查监控,便装模作样地做了一个小时,后来实在是困得不得了,才趴在桌子上睡觉,监考老师看得一个劲地摇头。

        唉,这就是差生啊。

        伴随着铃声落下,为期两天的高考终于结束了,几个学生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校门。

        无论考的好不好,终归是结束了,学生们都有种解放了的感觉,自然要去放松一下。

        五点多,天色依旧明亮,夏日的天空呈现出一片湛蓝,没有一丝云彩的遮挡,宛如打磨过的水晶般清澈透明。

        秦宇和江筱雪在老地方汇合,他看着少女精致的面容,问道:“感觉如何?”

        “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江筱雪面色有些微妙,明眸迎着阳光,倍感唏嘘地望着熟悉的校园,她的表情中既有考试结束的轻松,又有一丝对未来的迷茫。

        少女又开始多愁善感起来,秦宇抬手在她脑壳上轻轻敲了一下:“别多想了,走吧,嗨起来。”

        高考的当晚自然要嗨起来,大多人会去聚餐,有的男生会去网吧通宵,甚至会去会所告别童贞。

        278班就比较正常了,江筱雪和几个班干部早就在星河大酒店订好了几张桌子,老师们也都会来。

        江筱雪瞪了他一眼,揉了揉被他弄乱的秀发,道:“我得回家换衣服。”

        秦宇点点头:“好,我去小区外等你。”

        ……

        秦宇回家后,父母依旧是在等待着,没等他们开口,他便笑着道:“应该考的不错,你们也别担心了,反正都考完了。”

        父母都是笑的合不拢嘴,看样子考得应该不错啊。

        秦志刚乐呵呵地道:“我给你联系下教育局的,看看答案什么时候出来。”

        现在还是先估分填志愿的模式,准确估分也是学生们的必修课,考完后几天内就会发答案,填完志愿后分数才会下来。

        这个模式极为坑爹,大部分学生估分都是不准的,尤其是语文和英语,误差很大,导致许多人志愿报高了或者报低了,遗恨终生。

        秦宇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估分的必要,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我们班里有聚会,今晚我就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

        张玉霞一愣,眉头紧皱,对于夜不归宿意见不小。

        “班级聚会,晚上和张刚他们去网吧通宵,估计明天上午回来。”

        说着,秦宇走入了卫生间。

        班级聚会,流程都差不多,大概便是先一起吃饭,然后家中有禁令,必须早回家的早回,剩下的人去ktv,嗨完后便解散了,但秦宇和张刚必定会去网吧泡一会儿,不然总觉得不完整。

        “孩子已经十八岁了,长大了,你就别管了。”

        秦志刚弹着烟灰,笑道:“咱儿子最近变得成熟了不少,不会出岔子的。”

        张玉霞张了张嘴,最终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秦宇又洗了个头,他的头发比较软,用电吹风吹了好一会儿才支棱起来,还好下面不是这样,稍微一吹就起来了。

        接着回到卧室换了身衣服,打开衣柜后,陡然看到了江筱雪的校服外套,被他挂在了衣柜的最内侧。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觉得整个衣柜都是少女身上淡淡的幽香味。

        嗯,回头找个塑料膜包起来好了。

        他挑了又挑,上身换了清爽的白色t恤,外加一件黑色轻薄外套,下身则是卡其色西裤加白色运动鞋。

        非常适合年轻人的穿搭,上次安楠陪他买的。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秦宇还算满意,这个风格的衣服的确是好久没穿了,工作后便是西装革履了。

        取了手机,依旧收到了安楠发来的短信,问他考的怎么样,他随手回了信息,说要去班级聚会,揣入了裤兜里。

        出发!

        夏风暖洋洋的,如丝般柔软,树叶轻摇,发出低低的沙沙声。

        秦宇来到工商小区门口时,江筱雪和黄月月还没下来,女生准备的时间总是比男生长的,他便在楼下看两个老大爷下棋。

        战况有些胶着,他瞥了一眼棋盘,道:“上炮啊。”

        大爷有些迟疑:“真上?”

        秦宇一脸笃定:“上,我是高手,错不了。”

        啪!

        老头气势凌然地上了炮,棋盘拍的巨响,结果被对方反手一个将军。

        将死了。

        大爷怒道:“艹,刚刚谁让老子上炮的?”

        “……”

        秦宇缩了缩脖子,就要跑路,结果刚一转身,便看到了一袭白色连衣裙的江筱雪,仿佛是夏日里的一朵纯洁的白莲。

        天气渐暖,少女们已经可以穿裙子了。

        洁白的连衣裙轻盈飘逸,仿佛与夏风共舞,勾勒出少女纤细而窈窕曲线,映衬出她玉一般的肤色,她的脚下是一双白色高跟凉鞋,十颗粉嫩的脚趾像是一颗颗洁白的珍珠,白里透红。

        今天的江筱雪依旧是化了淡妆,脸上似乎打了点粉,原本便白皙的脸颊美得有些不真实,薄薄的嘴唇涂了淡粉色的口红,如同娇艳的花瓣一般,红润诱人。

        秦宇咽了口唾沫,再次迫切地想知道是什么味道的。

        一定很甜。

        不过,她的俏脸上却满是嫌弃和鄙夷。

        秦宇看得有些呆,几秒钟后才干咳一声:“失误,失误,我下棋真的很厉害的。”

        尤其是和女生下棋的时候,总是能率先吃掉对方的两颗黑色棋子。

        “你别靠过来,我不认识你。”

        江筱雪表示没脸看他,转身就走,不过明眸中的笑意怎么也隐藏不住。

        秦宇连忙跟上:“班长大人今天真漂亮。”

        江筱雪横了他一眼:“你意思是我以前不漂亮?”

        “……”

        果然,女人的脑回路是没法预测的。

        秦宇不多纠缠,嬉笑着问道:“我今天帅不帅?”

        江筱雪瞥了他一眼,脸蛋微红,不得不说,秦宇底子还是不差的,尤其是换了发型之后,有点人模狗样的了。

        但让她去夸秦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轻哼道:“一般般吧。”

        秦宇点点头:“对,也就刚好能配上你吧。”

        “你配不……不对,谁稀罕和你配不配的?”

        江筱雪啐了一口,她下意识就要杠一句,结果说到一半又停住了,差点又中了这家伙的招。

        她伸手就要去掐秦宇的腰,结果小手又被秦宇捉住了,她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手心被挠了一下。

        “秦宇!!”

        她的面颊刷的红了,娇叱一声,伸手又要抓去,结果再次被秦宇把小手抓住了。

        “啊!”

        江筱雪的手心又被挠了一下。

        秦宇嘿嘿笑着,接化发而已,容易的很。

        看着他脸上得意的笑容,江筱雪鼓着小脸,感觉自己要气炸了,这个男人是越来越过分了,敢反抗也就算了,居然还敢耍流氓。

        不可忍!

        两人在小区门口追逐起来,江筱雪一旦变成女神经,可就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秦宇忽然大喊一声:“月月?”

        “!!!”

        江筱雪吓了一跳,连忙回身看去。

        小区门口的大爷们还在下棋,吵得面红耳赤,但哪有什么黄月月。

        居然敢骗她!

        她气得小脸通红,怒视着已经跑远,甚至还给她做鬼脸的秦宇,一跺脚,奋力直追。

        秦宇故意放慢了速度,两人顿时打作一团。

        江筱雪疯狂地想去掐他腰间的软肉,但每次都会被秦宇把小手捉到,然后挠一下手心,她娇呼一声,再次进攻时,又会被捉住,接着再挠一下。

        哪里是打架,分明就是在打情骂俏。

        秦宇突然停下动作,看着她的身后:“月月?”

        江筱雪呵呵冷笑着,还想骗她?

        她猛地一个前冲,双手掐住了秦宇的脖子,疯狂地前后摇晃着。

        突然,黄月月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额,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江筱雪一个激灵,僵硬地转过头去,看到了一脸尴尬的黄月月。

        秦宇被晃得有些头晕,舌头都快吐出来了,无语道:“我都说了。”

        “……”

        江筱雪心态崩了。

        还好黄月月算是知情人,她虽然害羞,但不至于崩溃暴走,如果是被其他同学看到……她的女神形象就彻底崩塌了。

        三人向着星河大饭店走去,煤县最有排面的大饭店之一,江筱雪平时对班费把控的很严格,今晚还剩下很多,可以嗨个够。

        她再次恢复了女神姿态,但一路都没给秦宇好脸色,气呼呼的鼓着小脸,令秦宇直呼受不了。

        这个少女可爱过头了啊。

        “秦宇你真厉害啊,这次压中了作文题!还有几道数学题,虽然不是原题,但解法几乎相同!”

        路上,黄月月很兴奋地说个不停。

        除开作文不谈,秦宇压中和间接压中的题目至少有个三四十分,说是改变人生命运都毫不夸张。

        他摇头笑道:“运气而已,其实都是一些常考点,主要还是班长大人教得好。”

        “……”

        江筱雪白了他一眼,就算她再傲娇,也没有再杠。

        秦宇这次高考的确厉害。

        想到高考,她的心情也好起来了,表示非常大度地原谅了他。

        三人有说有笑地走到了饭店,定的是二楼的大厅,平时办婚宴用的,江筱雪订了五桌,挤一挤能坐下。

        他们到时,大部分人已经到了,同学们都褪下了校服,看起来居然还有些陌生。

        尤其是几个女生,换了裙子,化了妆,都有些认不出来了。

        都说女大十八变,女生上了大学后的变化是最大的,有可能高中时嫌弃无比的同桌,上了大学摇身一变就成女神了。

        秦宇刚刚到场,张刚和刘天豪等几个男生便冲了过来。

        “宇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爹!”

        “宇哥,我以后祭祖都得把你摆在最前面!”

        “……”

        江筱雪和黄月月连忙后退几步,一脸嫌弃。

        没脸看!

        今天无了,厚颜求点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