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书库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江筱雪的礼物(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江筱雪的礼物(下)

        第126章江筱雪的礼物

        “哎呦!!”

        清澈的溪流旁,秦宇抱着脚跳个不停,疼的龇牙咧嘴。

        江筱雪满脸通红,鼓着小脸,只感觉被他摸过的地方火辣辣的。

        “走吧,我们下水抓螃蟹去。”

        秦宇看她是真有些生气了,边说着,边去拉她的手。

        “不去!”

        江筱雪赌气似地甩开手,表示自己生气了。

        秦宇又去拉了几次,每次都在刚刚触碰之后,她就把手甩开了。

        他挠了挠头:“我帮你擦下汗嘛,要不让你掐掐我的脸。”

        “……”

        江筱雪眼睛瞥了过来,来兴趣了。

        她抬起双手,掐着秦宇的嘴角,使劲地向两边拽着。

        “哎呦――疼疼疼!”

        秦宇的脸部被拽得严重变形了,还发着夸张的声音。

        噗嗤!

        看着他滑稽的模样,江筱雪没忍住,笑了出来,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胡闹了一会儿,她的气也消了,捋着耳边的秀发,看着清澈的溪水,无语道:“这哪有螃蟹?”

        “里面肯定有。”

        秦宇一脸笃定道:“你在江南不也下水了吗,和我下水玩会儿呗。”

        这能一样吗?

        江筱雪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有时候觉得这家伙真像个孩子一样。

        她无奈道:“不知道滑不滑,我们不能走太远。”

        “放心。”

        秦宇顿时眉笑眼开,几下脱了鞋袜,率先下水去了。

        江筱雪撇撇嘴,嫌弃似的看着他的脚丫子,开始心疼山下那些喝泉水的人了,还好自己没有尝试。

        她同样褪了鞋袜,挽起裤腿,轻轻地走入水中,然后……整个人就是一个激灵。

        好冷!

        她忽然有点后悔了,北方可不是南方,哪怕天气再热,水也是冰的。

        秦宇看她打了个寒颤,瞬间僵住了,顿时有点心疼地拉住她的手:“也不试探着点?”

        煤县的人大多都是旱鸭子,见过最深的水就是澡堂里的水池子,突然下水,身体有点无法适应。

        江筱雪委屈道:“谁知道这里的水这么冷?”

        “你以为是澡堂子啊?”

        秦宇笑了笑,用脚去蹭她的小脚:“来,帮你暖暖。”

        “呀!”

        江筱雪惊呼一声,羞怒着踢了过来:“移开你的臭脚!”

        秦宇一脸不服:“才不臭呢,我两个礼拜前刚洗的。”

        江筱雪:“……”

        两人像小孩子一样,在水里嬉戏起来,活动了一会儿,似乎也没那么冷了。

        “小心被别人偷走了,我来帮你保管。”

        秦宇鸡贼似的回过头去,随手一掏,再次把两只小白袜踹入了自己裤兜里。

        这波啊,叫做故技重施。

        “???”

        江筱雪顿时闹了个大红脸,白嫩的脸蛋像是要渗出血来,但她可不是苏潇潇,瞬间开始争抢起来:“还回来!”

        “臭臭的,就在我裤兜里吧。”

        “你才臭呢!”

        江筱雪像是炸毛一般,大有扑过来咬他几口的趋势。

        “别,怕了你了。”

        溪底的石头很滑,秦宇生怕她再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真的不要命地扑过来,只好待在原地不动,任由她把袜子抢了回去。

        江筱雪拿着袜子,发现牛仔裤是紧身的,裤兜里放不下什么东西,便装入了包包里。

        做完后,不忘在秦宇的腰间软肉掐上一把。

        一番动作不大不小,她的裤脚有些湿了,还沾了点泥水。

        秦宇连忙抓住她的小手,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人这么多,总有那么几个不正常的,万一遇到了怎么办?”

        江筱雪怒道:“哪有你说的那种变态?我看你就是最大的变态!”

        秦宇非但没有感到羞耻,还一脸自豪地点了点头。

        嗯,他的确很大。

        “还是提高警惕的好,还有,这里这么滑,你这么扑过来,滑倒了怎么办?”

        秦宇抓紧了她的小手,知道她容易冲动,头脑一热,会做出不经过大脑的举动,这个问题得去慢慢纠正。

        江筱雪有些烦闷地踢了下溪水,掀起一阵水花。

        这家伙明明在耍流氓,占了便宜,还一副关心她的样子。

        偏偏她还有点感动,真是见了鬼了!

        秦宇没再说什么,忽然笑了,和她在一起,总是能两句话就打闹起来。

        十多分钟过去,两人离开岸边不到一米距离。

        他拉起她的手,缓缓地沿着小溪的支流向上走去。

        清澈的泉水冲刷着脚下的石块,耳边只留下了溪水流过的水声。

        “这才叫出来玩啊,人太多了就没意思了。”秦宇回过身,溪流顺着小山一路向下,他前世去过不少景点,但大多都是人挤人,一点意思没有。

        “现在大家都有钱了,出去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我听爸爸说这里马上要开发景点了,过几年人会更多。”

        江筱雪同样回首望着,从这里能看到小半个山景,夏日的小山林生机勃勃,甚至能看到山脚下的大巴车。

        秦宇若有所思道:“以后我们放假了可以每年都过来玩,等我有钱了,把景点买下来,那几天就关门。”

        “吹吧你。”

        江筱雪鄙视一句,随即又忽然惊觉,中了他的文字陷阱了,连忙争辩道:“谁要和你每年都过来?”

        秦宇轻轻笑着,知道她又傲娇了。

        他记得文山庙在几年后以十五年七百万的价格承包给了一个大老板,自己到时候可以竞争一下。

        又向上走了一会儿,到了熟悉的大石头,秦宇想起了和苏潇潇在这里亲亲的事情,顿时走不动路了。

        他哎呦一声坐了下去:“累了,休息一下吧。”

        江筱雪有些惊奇地看着大石头,像是刀削一般,几乎呈现了九十度,很难想象是天然形成的。

        心中感叹了一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她缓缓摇头道:“我不累,你坐着休息一会儿吧。”

        溪边的大石头难免有点湿,她爱干净,再加上怕着凉,自然不肯坐。

        秦宇眼睛一转,道:“哎呀,走了一上午,腿酸的要死,一直站着还可能静脉曲张,小腿很容易变粗,甚至变成外八……”

        江筱雪瞪着他,脸蛋微红,似乎已经猜到了他要做什么。

        “美丽的少女啊,我实在是不忍心看你站着。”

        秦宇挤着眼睛,向她伸出手:“坐我身上呗。”

        “不可能!”

        江筱雪啐了一口,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她啪的一声打开了他的手,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不给他强行拉自己的机会。

        上次坐到了他的怀里,她回家后可是羞得满床乱滚,再来一次?

        绝不可能!

        秦宇一阵抓耳挠腮,用强显然不合适,上次抱得那么容易,主要还是因为氛围到位了。

        以江筱雪的性格,自然不会再让他轻易得逞。

        他忽然眼皮一跳:“水里有只癞蛤蟆。”

        小溪里还真出现过癞蛤蟆啊,江筱雪自动脑补了一下癞蛤蟆的长相,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用手抱了抱胳膊。

        但她也知道,秦宇大概率在吓唬她,强自镇定道:“你少骗我了。”

        忽然,她的小脚上似乎被什么东西蹭了一下,滑滑的。

        “啊!”

        江筱雪惊呼一声,吓得花容失色,差点原地跳起来,连忙向秦宇靠去。

        秦宇眼眸一亮,抓起她的双手,顺势把她往怀里轻轻一带,放在了自己腿上,顿时香气扑鼻,温软满怀。

        他轻拍着她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被我踢走了。”

        江筱雪:“……”

        整个人坐到秦宇身上后,江筱雪惊魂未定,过了几秒钟,她忽然察觉到不对劲了。

        哪有什么癞蛤蟆,分明是这家伙用臭脚蹭了自己的脚一下。

        “你放开!!”

        她微微挣扎着要从他怀里起来,这家伙真是坏死了。

        “不放。”

        秦宇也知道事情败露了,干脆耍起了无赖,双臂用力,把她抱得紧紧的。

        江筱雪气不过,小手再次掐着他腰间的软肉。

        “哎呦,疼疼疼――”

        秦宇非常夸张地大声叫着。

        江筱雪翻了个大白眼,她根本舍不得用多少力气嘛。

        她无限怀疑,秦宇对这里非常熟悉,带她来就是为了现在这样抱着她。

        她皱眉问道:“你是不是来过这里?”

        秦宇眼皮一跳,没想到她会如此敏感,讪讪地道:“小时候来过。”

        “……”

        看着她一脸狐疑,他连忙道:“你马上就要去做家教了,就算有时间也出不来,很长时间不会见面了,就让我抱一会儿呗。”

        闻言,江筱雪身体缓缓软了下来,似乎不那么抗拒了。

        她犹豫着道:“你不准做坏事!”

        秦宇欢喜道:“当然,我们只是休息一下,很纯洁的友谊。”

        江筱雪:“……”

        江筱雪瞪着眼睛,他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她反而更加紧张了。

        她鼓着小脸,娇嗔道:“就一分钟!”

        “不行,男人一分钟哪够,得一个小时。”

        “三分钟!”

        “一小时!”

        “五分钟!”

        “一小时!”

        “……”

        江筱雪不说话了,鼓着小脸,只是怒瞪着他。

        秦宇干咳一声:“我们折中一下,半小时好了。”

        “……”

        江筱雪一阵咬牙切齿,反正便宜不知道被他占了多少了,半小时就半小时吧。

        她身材高挑,坐在秦宇怀里后,小脚刚好一半悬空在水面上。

        清澈的水流以少女白嫩的脚掌为中心向两侧分流,一时间,白嫩的肌肤被映衬得更加晶莹剔透。

        她的肌肤一点瑕疵都没有,无论是脸蛋、手、胳膊、小腿……全部光滑的犹如最温润的白玉。

        秦宇看的眼都直了,直呼道:“老天真不公平。”

        “什么?”江筱雪疑惑地看着他。

        秦宇感叹道:“总有人说,有人会集万千灵气于一身,以前我不相信,现在总算是信了。”

        他前世接触过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但哪怕是那些所谓的“校花”“公主”“网红”“coser”,大多也是p图怪,大部分化着极浓的妆,摸一下一手粉的那种。

        就算有些底子好些的,也没有这份少女独属的青涩和灵气。

        “哪有那么夸张?”江筱雪白了他一眼,细长的眉眼却是弯了起来,心里有点小窃喜,她知道自己好看,其实早就知道了,尤其是上了初中之后,男生们看她的视线就变得不一样了。

        为此,她遇到了不少麻烦,但现在却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秦宇忍住了去摸一把的想法,开口道:“小雪――”

        “不准你这么叫我!”江筱雪娇斥着打断了他,又脸红了。

        秦宇不以为意地笑着,道:“你还没送我礼物呢。”

        “我不是送了吗?”江筱雪不服了,辩解一声。

        秦宇摇头道:“爱疯是需要提前预定的,这个礼物是在我们打赌之前的,不算数。”

        江筱雪轻咬嘴唇,眼神躲闪,小心思被戳破了,有点不好意思。

        秦宇追着不放,势必要把她闹个大红脸,追问道:“你怎么想起送我礼物了?”

        “要不是打赌输了,我才不给你送礼物!我之前只是……只是想买过来转手卖给你!”江筱雪小脑袋光速运作,瞬间想出了一个理由。

        秦宇翻个白眼,知道她冰雪聪明,但不是这样发挥的。

        “那你准备多少卖我?”

        “一万。”江筱雪得意地仰着雪白的脖颈。

        “你坑傻子呢。”

        秦宇嘴角抽搐,一万块钱,都足够配一台顶配电脑了。

        他翻个白眼,又嘻嘻笑道:“但如果你卖的话,我愿意做这个傻子,别说一万块,十万块我也买。”

        反正都是不会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怎么好听怎么说。

        但江筱雪显然没有秦宇这么多心思,大为感动,明亮的眼眸微微湿润,闪烁着迷离的淡淡情愫。

        “所以呢,为什么要送我礼物?”秦宇继续问着,势必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江筱雪小脸一紧,心中的感动瞬间消散了,忍不住掐了他一把。

        这家伙,好可恶!

        面对秦宇的不依不饶,她心知是无法辩解了,支支吾吾道:“我只是想感谢你带我赚到了第一桶金而已。”

        网店,无论是创意还是运营,她真的没有出多少力,但赚到的钱却不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是占了秦宇的便宜。

        “那是你应得的,没有你的本金,我们根本开不起来。”秦宇连忙道,他可不想让她有思想负担。

        江筱雪张嘴还想要说什么,但他不愿再纠结钱的问题了,坏笑道:“所以……你还欠我一个礼物吧?”

        “……”

        江筱雪鼓着小脸,这家伙揪着不放了是吧?

        被他抱在怀里,她也知道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只好道:“我回去再送你。”

        “不行,我现在就要。”秦宇像个无赖,笑的颇为放肆。

        “我现在怎么送你?”

        江筱雪怒瞪着他,这荒郊野外的,她从哪找礼物去?

        秦宇哼哼道:“我不管。”

        看他像个孩子一样,江筱雪鼓鼓地瞪着他,心里隐约察觉到什么了,明亮的眼眸里不由得出现了一丝羞愤。

        她瞪着眼睛不说话,发现秦宇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包包。

        他眼珠子一转,道:“要不――”

        “闭嘴!”

        江筱雪娇斥一声,再次打断了他。

        秦宇挠着脸,不服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变态!”

        江筱雪抿着粉唇,缓缓给出了两个字。

        她包包里没多少东西,他也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知道的也就是……她的手机和袜子而已。

        她满脸娇羞,忍不住又掐了他一把,哪有人送人送袜子的?

        更何况,还是她穿过的。

        秦宇的想法被看穿了,但让他承认是不可能的,道:“你可别凭空污人清白,谁稀罕你的臭袜子?”

        闻言,江筱雪的脸颊彻底红透了,像是完全盛放的娇艳的花朵。

        承认了吧?

        这家伙……果然在打她袜子的注意!

        秦宇被她瞪得有些心虚,双臂搂得更紧了一些,道:“今天你不给我礼物,我就抱着不放了。”

        “那、那你要什么?”

        江筱雪心跳微微加速,被他抱得太紧,能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甚至都能听到清晰有力的心跳声了。

        “你啊。”

        秦宇手指轻抚着她的面颊,将一缕秀发捋到耳后,深情地凝望着她的眼眸:“你就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礼物。”

        “之一。”

        他心中默默地又补了两个字,当然,说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江筱雪轻咬着淡粉色的嘴唇,红晕顺着面颊蔓延到了脖子上,明眸里缭绕着一丝羞涩而迷醉。

        秦宇终于露出獠牙来了!

        不过,她怎么身体软的没有一丝力气啊?

        这时候不应该狠狠地给他一脚,然后逃开吗?

        她小嘴微张,暗骂自己不争气,最终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在她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中,秦宇的脑袋缓缓地靠了过去,少女瞪大的明眸中,某张可恶的脸越来越大。

        “唔――!!”

        她长长地睫毛轻轻颤抖着,惊讶的声音戛然而止,似乎被什么可恶的东西堵住了。

        少女的唇浅薄而柔软,这个期待已久的吻,上次被肖绸打断了,现在总算是落下了。

        甜蜜的初吻,如同一首美妙的音符,又像是甜美的花香,在两人唇齿间漫溢开来。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唯有小溪娟娟流淌,发出细微的明澈水声。

        半分钟后,江筱雪猛地推开了秦宇,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你、你――!”

        江筱雪脸红得吓人,怒视着秦宇,两只往日里明亮的眸子更亮了,水润泽泽,满是慌张害羞的光芒。

        秦宇的表情非常欠揍,舔了下唇:“我怎么了?”

        “谁允许你亲我的?!”

        江筱雪喘着气,委屈极了。

        完了,自己不干净了。

        这可是她的初吻啊。

        上次亲脸就算了,这次居然……反正很坏就是了!

        “谁让你欠我礼物,你没的送我,只好把自己送给我了。”秦宇说的颇为理直气壮,好像真的是他占理。

        “你耍无赖!”江筱雪气得都要哭了,粉拳拼命砸着他的胸口。

        秦宇毫不在意,嘻嘻笑道:“你果然很甜,还有,记得呼吸。”

        “唔――!”

        江筱雪还没反应过来,秦宇又贴了上去。

        有了他的提醒,江筱雪总算是知道接吻的时候能呼吸了,但时间也没有持续多久,她便再次像是窒息了一般,大口喘气着。

        再次分开时,江筱雪的身体像是化了一般,整个人软绵绵的,全都靠在了秦宇身上。

        过了半分钟,她轻声道:“秦宇。”

        “嗯?”

        “去死吧!!”

        “哎呦――!!”

        随着少女的一声娇喝,秦宇腰间软肉旋转了数圈。

        他顿时一阵龇牙咧嘴,这次是真的疼,差点原地跳起来。

        江筱雪怒瞪着他,这家伙太嚣张了,必须给他点教训!

        掐了一会儿后,她手上的力气便小了起来,眼眸里酝酿出了一些氤氲的水汽。

        秦宇连忙问道:“怎么了?”

        “我的初吻没了。”

        江筱雪抽着小巧的琼鼻,有点说不上来的悲伤,随即又有点不甘心。

        初吻,对于一个少女而言总是非常重要的。

        看言情小说时,江筱雪也曾幻想过自己的初吻,但她今天没有一点心理准备,难免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秦宇眨了眨眼,这时候他很想说他也是初吻,但很可惜,他的初吻上辈子就被安楠这个女流氓轻描淡写地夺走了。

        他嘿嘿笑道:“没了就没了,反正迟早也是我的。”

        “谁说一定是你的?”

        江筱雪作势又要炸毛了,她就不服了,秦宇凭什么总是一副吃定她的样子啊?

        她江筱雪,是这么好攻略的吗?

        秦宇轻轻地笑着,都说少女嗔态最美,江筱雪生气的表情总是如此的秀色可餐。

        溪水潺潺,夏风徐徐。

        气氛旖旎,秦宇看着少女近在咫尺的娇靥,细细如柳叶般的眉毛、秀气挺拔的鼻子、明亮清澈的眼眸,一切都精致得犹如梦幻。

        他鼻间嗅着少女身上的幽香,只感觉有些沉醉,喉咙微动,缓缓开口道:“小雪……”

        他的声音不大,但两个人却听得清楚,江筱雪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她似乎知道秦宇将下来要说什么了。

        “等、等等!”

        “怎么?”

        秦宇被打断施法了,有些不爽。

        “抱歉……”

        江筱雪话一出口,秦宇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她这分明是发卡的起手式啊。

        不应该啊,以他的经验来看,现在江筱雪的好感度绝对够了。

        以她的性格,如果好感度不够的话,别说又抱又亲了,能靠近一米以内都不可能。

        “秦宇――”

        江筱雪眸子盈盈地看着他,声音很轻,几乎弱不可闻:“我有点害怕。”

        秦宇有点惊讶,在他的印象中,往日里少女一直那么坚强而傲娇,从来没有如此软弱的时候。

        他连忙抱紧了她,轻抚着她的小脑袋,问道:“怕什么?”

        江筱雪视线始终盯着他的眼睛,道:“我有点看不透你。”

        秦宇心中一跳,果然,她可不是苏潇潇那样的傻白甜,看来他的种种行为已经引起她的怀疑了。

        他打个哈哈道:“当然,我的魅力可是无限的。”

        “你闭嘴!”

        江筱雪瞪了他一眼,对他插嘴的行为颇为不满,这家伙居然还在开玩笑。

        她现在可是相当认真的!

        不,是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

        被她娇喝一声,秦宇缓缓地收起了笑容,神情同样严肃起来。

        江筱雪傲娇的很,他哪怕知道她对他有好感,也很少听到少女的心声,她能褪去傲娇,变得坦率的机会少之又少。

        接下来的对话,至关重要,很可能会影响到两人之后的关系。

        她面色一阵纠结犹豫,似乎在酝酿着感情。

        秦宇静静地等待着,过了几分钟,她终于缓缓开口了:“你从前有点内向,和我说话还会脸红,但你几个月前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情商变高了,学习变好了,也变得……更加可恶了!”

        “怎么会可恶呢?”

        秦宇忍不住插她一嘴。

        “闭嘴!”

        江筱雪给了他一击粉拳,看他不敢说话了,这才继续道:“你还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每次都惹我生气……”

        说着,她陡自委屈地吸了吸小鼻子,秦宇摸了摸脑袋:“和这没关系吧?”

        江筱雪再次瞪了过来,她神情寥寥,道:“我的堂姐读大学时和男友谈了好几年,当时感情特别好,她……什么都给那个男人了,但最终两人还是分手了,我不想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如果最终结果是分手的话,我宁可不谈恋爱,所以――”

        江筱雪顿了一下,漆黑的眼眸中满是坚定:“我这辈子只打算谈一场恋爱,和一个人一路走到底。”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再次戛然而止,一双明亮至极的眼眸一眨不眨地凝视着秦宇。

        秦宇嘴微张着,心里一震。

        江筱雪几乎是和他摊牌了,她的态度非常明确:她准备谈一场直达婚姻殿堂的恋爱。

        一个非常符合清纯少女的观点。

        选择权再次到了秦宇手中,不难想象,如果他现在表态的话,两人会顺理成章地变成男女朋友,进入恋爱关系。

        水流澹澹,少女明亮的眸子和明镜般的水面交相辉映,忐忑的少女正等待着少年的答案。

        江筱雪不知道秦宇会给出什么答案,但她很有耐心,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但问题是……秦宇没法给她想要的答案。

        作为一个渣男,婚姻是秦宇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领域。

        前世他和女人的交流只停留在锻炼身体阶段,大多一起做做有氧运动就散了,图个新鲜。

        到了谈婚论嫁阶段的也就安楠一个,但最终闹得满城风雨,可以说是一地鸡毛。

        重生后,秦宇重拾了自己错过的美好,身边的少女们,他并没有放手的打算。

        他感受到了少女沉甸甸的情意,正因此,他无法给她一个准确的答复,更无法给她一个坚定的承诺。

        他的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觉得先把她稳住,道:“我没有经验,结婚什么的都太遥远,但我保证会和你一直走下去,只要你不嫌弃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

        江筱雪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失望,显然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是很满意。

        她气冲冲地哼了一声,作势要从他怀里跑出去。

        既然如此,男女朋友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秦宇连忙抱紧了一些,决定换个话题,便问出了一个困扰自己已久的问题。

        “你为什么喜欢我呢?”

        这个问题他思考了许久,一直没有答案。

        江筱雪,重生后的好感度便很高,如果不是怕影响她学习,他甚至重生后就把她拿下了,根本用不着等到现在。

        他从未想过,自己原来如此受欢迎。

        那么问题来了,他一个整天泡网吧的学渣,江筱雪为什么会对他有好感?

        “谁喜欢你了?!”

        江筱雪的答案非常标准,她羞红了脸,傲娇地偏过了头去。

        就秦宇刚刚的回答,想让她承认喜欢他?

        做梦!

        秦宇笑着道:“那么,尊敬、美丽、聪明的班长大人,你为什么不讨厌我呢?”

        “……”

        闻言,江筱雪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她稍微思索一下,朱唇轻启:“我以前很讨厌你。”

        只是一句话,秦宇便撇了撇嘴,不爽两个字写在了脸上。

        看他的表情,江筱雪似乎心情好了一些,嘴角轻扬,微笑着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开学仪式,你给我的印象就是……嗯,个子很高,没洗头,有黑眼圈,反正很邋遢。”

        秦宇:“……”

        初三假期的最后一天,他记得自己想去网吧通宵,结果被张玉霞逮到了,没办法只能在家里看了一晚上小说。

        嗯,就是那本藏在床底下的经典小说,顺带还锻炼了一下传统手艺。

        至于洗头什么的……以前还真没注意过,形象能好就见鬼了。

        “后来我还发现,你不止于此,居然还上课玩手机、逃课去网吧、打架……而且,如此可恶的男生居然会是我的同桌,我起初很是不解,后来才知道,你是个关系户……”

        江筱雪似乎越说越起劲了,大有说个不停的趋势。

        秦宇一头黑线,连忙打断道:“停,跳过,说我的优点吧。”

        江筱雪咯咯地笑了几声,发出了一串清脆如银铃的笑声。

        她笑吟吟地看着秦宇,问道:“你还记得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吗?”

        秦宇稍微一想便想起来了,点了点头:“我考了280分。”

        “……”

        “我说的是这个吗?!”

        江筱雪掐了他一把,有点急。

        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事情……这个家伙居然忘了?

        亏的她记了这么久!

        秦宇皱眉想了一会儿,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

        “什么?”

        江筱雪急忙问着,表情里透着期待。

        秦宇道:“那次考试决定文理分班,你还犹豫过要报文班。”

        “……”

        江筱雪一脸的生无可恋。

        秦宇好笑道:“骗你呢,你在说钱包的事情吧?”

        江筱雪都要哭出来了,拼命地捶打着他的胸膛,嗔怒道:“你就会惹我生气!!”

        秦宇任由她打着,被她这么一提醒,总算是想起来了。

        期末考试之后,班级里的桌椅都重新搬过一次,自然需要有人来打扫。

        278班一共分了八个值班组,那天刚好秦宇值班,他扫地时,无意间从教室的角落中捡到了一个钱包。

        里面有着一小沓红色大钞,数了数居然有十张,在当时的秦宇眼中,无疑是一笔巨款。

        那时dnf没有开服,但当时秦宇在玩一款名为qq三国的游戏,1000块,足够他买几件顶级装备了。

        不过嘛……他无意间得知这是江筱雪的钱包,便还了回去。

        将整个事情回想了一遍,秦宇的评价就两个字――就这?

        得知真相之后,他反而更加无法相信了。

        后世追求江筱雪的可不乏一些富二代、x二代,一个个权势滔天,豪车都是一天一换的那种,她会因为金钱而对某个人有好感?

        还有,她前世一直没有谈恋爱,难不成也是因为暗恋他?

        脑中闪过无数想法,秦宇只觉得有些离谱。

        似乎是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了他的疑惑,江筱雪怒哼道:“你根本不懂女人!”

        秦宇:“……”

        他接触过的这么多女人,江筱雪还是第一个这么说他的。

        搞得他都以为自己真是一个纯情少年了。

        江筱雪哼了一声,道:“那是我攒了好几年的钱,丢了之后……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而且――”

        秦宇连忙问道:“而且什么?”

        “没什么。”

        江筱雪白了他一眼,撇过头去,不愿意说了。

        那天她到家后才发现钱包丢了,吓得六神无主,身体忍不住得颤抖。

        她沿着回家的路一路找,到学校的时候都绝望了。

        2009年,一千块钱对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来说,绝对是无法想象的财富。

        丢在街道上,还有概率被警察同志捡到,但丢在学校里……能找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她怔怔地站在学校门口,眼泪几次在眼眶里打转,还是被她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然后……一个少年喘着气找到了她。

        “那个,班长,这是你的钱包吗?”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我前几天好像见过。”

        夕阳下,少年抱着脑袋腼腆一笑,原本可恶的脸似乎变得不那么讨厌了。

        当时的江筱雪整个人都傻了,满脸的不可置信。

        考试之前,她恰好看到秦宇进了网吧,结果因为没钱被轰了出来。

        她甚至不经意间旁听到他和张刚都准备去小学收保护费了。

        她实在无法相信,会是秦宇把钱包送了回来。

        回想起来往事,江筱雪脸上又是一红,一下子从他怀里站了起来:“半小时到了,我们再不走,中午都到不了泉眼了。”

        秦宇不舍道:“这哪够半小时啊?”

        “我说够就够了!”

        江筱雪得意地仰着雪白的下巴,既然他喜欢耍无赖,那她为什么不能呢?

        她轻轻地向前走了几步,心情意外的好了起来,小脚调皮地提着溪水,掀起了阵阵浪花。

        她回头发现他似乎愣在了那里,忍不住催促道:“快走了!”

        少女笑的格外灿烂,精致的面颊美如画卷,秦宇有些恍惚,被她又催促了几声,这才起身跟上。

        他依旧满是不解,只觉得许多地方想不通,问道:“所以说,你早就喜欢我了吧?”

        “你闭嘴!”

        ……

        正如江筱雪所说,到泉眼时,时间已经到了正午。

        天空中的太阳化作了巨大的火盘,如同异火一般释放着恐怖的温度,游客们叫苦不迭,都准备下山了。

        好在两人吃了烤土豆,肚子倒是不怎么饿。

        江筱雪小口喘着气,额头上再次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细汗。

        秦宇看的一阵好笑,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当初爬上泉眼,苏潇潇可是气都不带喘的,江筱雪的体力还真是渣啊。

        江筱雪却是懒得理他了,笑就笑吧。

        她平复了一会儿体力,看着汩汩流动往出冒水的泉眼,有点新奇,听说这个泉眼冒了数百年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干涸,又抬头望了一眼绵延直上的山路,眸子里满是不服气。

        “好不甘心啊。”

        她嘟囔一声,没好气地瞪了秦宇一眼。

        要不是他抱着她不放,还……还做那种事情浪费她的体力,现在恐怕已经到文庙了。

        秦宇笑了笑,心知她争强好胜的劲又来了,耸了耸肩膀:“山上就一破庙,不去就不去呗。”

        现在的文庙还是很破旧的,等到过几年文旅局修缮之后,才会好起来。

        江筱雪吓了一跳,连忙去捂他的嘴:“那可是守护了我们煤县几百年的老神仙了,许愿可灵呢。”

        “文庙是求学业的,你都读大学了,还求什么。”

        秦宇摇了摇头,突然一想,前世的确不怎么信这些神仙,但重生这种事情都遇到了,还是谨慎一些好。

        他有些慌,挠了挠脸,问道:“你说我去求平安,它能帮我实现吗?”

        “或许可以吧,你要上去吗?”

        江筱雪疑惑地眨眨眼,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求平安。

        “还是算了。”

        秦宇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

        他做的事情可不怎么光彩,再去求平安……怕他老人家发怒,直接把他给劈了。

        “那就下山吧。”

        江筱雪撇了撇嘴,准备下山。

        “嗯。”

        两人沿着山路一路向下,等到了山脚时,时间到了一点多,两人去小吃店要了两份盖饭,一份居然要十块钱,在09年可是宰猪的价格了。

        江筱雪一脸的不甘心,但也没办法,还是被迫当了一次猪。

        吃完饭后,大巴车刚好来了,两人上车后,吹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空调,这才松了口气。

        夏日的中午容易犯困,江筱雪有些昏昏欲睡,意识逐渐下沉,等到察觉到某个家伙又偷偷牵她的手时,也懒得管了。

        弥留之际,她似乎听到了少年的低语。

        “累了就睡吧,不需要硬撑着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嗯。”

        少女嘴角轻扬,掀起了好看的弧度,下意识地轻应一声,缓缓进入了梦乡。

        万字大章,今天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