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书库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真的想知道吗?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真的想知道吗?

        第128章你真的想知道吗?

        第二天,今天的天空灰蒙蒙的,乌云厚重地挂在空中,宛如一块巨大的石头,压抑着整个天空,给人一种沉闷的感觉。

        秦宇打着哈欠起床了,昨天晚上为了优化游戏,又熬到了半夜。

        效果不能说太好,主要是现在的手机性能太拉胯了,他着实没什么经验,不过问题不大,下月初应该还能按期发售。

        希望到时候能赚钱吧。

        出门时,老爸老妈还在睡梦中,他蹑手蹑脚地出了门,抬头望着天空中的乌云,只觉得今天不是个出游的好日子,争取早点回来吧。

        车站前,远远地,安楠便一直在向他来的方向望着,两只灵动的眸子左顾右盼。

        看到他后,她举起纤细的胳膊,疯狂地摇晃着,都快摇成电风扇了。

        “学长,这边!”

        “嗯,早。”

        秦宇淡淡地打了招呼,今天的安楠穿着一件画着花朵图案的花白色公主裙,裙摆飘逸,花朵的色彩鲜艳,与太阳在她的肌肤上投下的柔和阳光相得益彰。

        要爬山,她的脚下同样穿了一双白黄色运动鞋,和另外两个少女不同,她的白袜边有一圈细碎的花边,增添了几分可爱色彩。

        她大大方方地让秦宇看着自己,几秒钟后才小跑着到了他身边,某个部位一阵恐怖地上下起伏。

        安楠猛地抱着他的胳膊,娇声埋怨道:“学长,人家等好久了。”

        秦宇只感觉胳膊陷入了两团恐怖的物体之中。

        他用力抽了下胳膊,奈何她抱得太紧了,抽不出来。

        他看着她洋溢着灿烂笑容的小脸,离得近了,可以看到她化妆了,脸蛋上的肌肤显得更加稚嫩,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他无语道:“是你来太早了,说好的八点半,现在才八点二十。”

        安楠不满道:“学长,你要是八点钟能来,我们现在已经快到了!”

        秦宇瞪了她一眼:“我怎么不七点钟就来?”

        安楠灿烂一笑:“那也行啊,七点钟我已经到了。”

        秦宇:“……”

        他心中微微一颤,轻叹口气,脑海中浮现出了安楠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这里傻等了一个多小时的场景。

        安楠总是这样,每次约会都能爆发出百分之五百的热情来。

        “你是傻子嘛?”

        “嘿嘿~”

        安楠只是一个劲地傻笑着,并不反驳。

        秦宇深吸口气,压下心中异样的情绪,问道:“期末考的怎么样?”

        “还好吧。”

        安楠小脸瞬间垮了下来,变得兴致缺缺,都出来约会了,还提学习的事情干嘛。

        秦宇接着问道:“有我分数高吗?”

        “……”

        安楠嘟着嘴,不满道:“学长,不要强人所难啦。”

        一中高二下学期的期末考试,是高二学生第一次以理综的形式考试,以前都是三科分开考的,没什么经验,绝大部分学生根本做不完题。

        六百二十分?

        怕是让她做十天也不可能啊。

        他接着问道:“有江筱雪高吗?”

        安楠顿时炸毛了,嗔怒道:“我怎么可能比那个女人差?”

        秦宇斜眼瞥着她,追问道:“所以呢,有她分数高吗?”

        “……”

        安楠头上的几根秀发耷拉了下去,有些泄气。

        但很快,她便想到了事情的哗点,争辩道:“学长你耍赖,她这是高考成绩,我要比也是和她高二的期末考试比!”

        秦宇眼皮一跳,居然被她反应过来了。

        他故意黑着脸道:“不要强词夺理。”

        “我没有!”

        安楠轻哼一声:“分数高又怎么样,不就一个理工大吗,我一定能考上的。”

        秦宇:“……”

        安楠成功杀死了话题。

        别说理工大了,她前世每天和秦宇高强度网聊,最终的成绩都可以读一个好一点的211了。

        现在如果被秦宇激励一番……怕不是冲着上流985去了。

        秦宇嘴角抽搐,不再探讨成绩和分数的问题,看着她如同二次元般精致的脸蛋,问道:“你化妆了?”

        他自然见过安楠化妆的模样,但她现在太年轻了,青春少女的稚美仍旧没有退散,化了妆的模样,饶是他也没领略过。

        “嗯啊。”

        安楠白皙的脸颊上似乎闪过了一丝羞涩:“学长,漂亮吗?”

        “妆有点浓,白得和刮了腻子似的。”秦宇故意说着,其实安楠底子好,无论浓妆还是淡妆,都别有一番风味。

        浓妆淡抹总相宜,非常贴切。

        安楠:“……”

        安楠的脸蛋缓缓像只河豚一样鼓了起来,她觉得还好啊,明明已经照了数千遍镜子了。

        秦宇不喜欢浓妆?她暗暗地记在了心底。

        或许是今天天气不好,候车点等车的人并不多,秦宇看着她白嫩的小腿,道:“今天要爬山,你穿裙子干什么?”

        安楠得意一笑:“放心吧,我穿安全裤了。”

        秦宇撇了撇嘴:“万恶的发明。”

        安楠翻了个白眼,明明是能防止女孩子走光的伟大发明,怎么就万恶了。

        她随即眼眸闪过一丝狡黠之色,羞答答道:“学长你要是想看的话,人家可以脱了给你看。”

        秦宇嫌弃道:“不就一个白布片吗,有什么好看的。”

        “?”

        安楠脸蛋刷的红了,手指捏着裙摆。

        秦宇怎么知道她今天穿了什么颜色啊?

        “滴滴――!”

        这时,车来了,两人跟着人群上车。

        今天天气没有那么热,但车内依旧开着空调,安楠抱了抱胳膊,拉着他到了中间的位置。

        她忽然问道:“学长,你昨天和你女朋友怎么坐的?”

        “……”

        一句话,瞬间引来了无数八卦的眼神,尤其是一些大妈,眼睛里都要发光了。

        砰!

        秦宇满头黑线,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脑壳。

        他现在也算是煤县的小红人,还好上车前戴上了口罩,否则绝对会被认出来。

        他没好气道:“坐里边去。”

        “哦。”

        安楠乖乖在靠窗户的位置坐下,秦宇靠在座椅上,开始闭目养神。

        忽然,他感觉一只滑嫩的小手在拉他,他轻轻地躲了过去,但很快,小手又追了上来。

        他眼都不睁:“干嘛?”

        安楠嘿嘿笑道:“学长,我给你看手相。”

        “你会看个锤子的手相。”

        秦宇怼了一句,干脆双手抱胸,插在了腋下,安楠会什么他最清楚不过。

        她只是想和他牵手而已。

        安楠满脸委屈,她昨天百度了很久的看手相,还是懂那么一丢丢的。

        但她没有再狡辩,而是安静下来。

        两人没有再说话,过了十多分钟,大巴车缓缓地向前行驶起来。

        嘶!

        突然,秦宇感觉自己的腰子被人戳了一下。

        他再次没好气地睁开眼,发现安楠举着白嫩的手掌,里面拿着一个耳机。

        “学长,我们来听歌吧。”

        秦宇:“……”

        秦宇看着她递过来的耳机,有些无语。

        她想要干什么,他能不知道?

        事实上,他的大部分招式,都是跟她学的。

        前世被她撩得不要不要的,可惜这些招式都被他拿去泡妞了。

        稍微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在少女满是期待的大眼睛中败下阵来,接过了耳机。

        “因为我爱你就像那飞蛾扑向火,请你告诉我爱上你是一个错,别让我失魂落魄着了魔,解开我的迷惑,收起你的冷漠,你怎忍心这样做……”

        秦宇嘴角一抽:“切歌。”

        “好。”

        安楠乖乖地应了一声,切了一首歌。

        “爱总是让我或喜或悲,总是让我想到你就心碎,我的泪是为了谁,还有谁能让我伤悲,我的心早已成灰,还有痴心能感动谁……”

        秦宇:“……”

        秦宇取下耳机,不听了。

        他靠在椅子上,道:“我有点困,睡一会儿。”

        “哦。”

        安楠悻悻地收起耳机,有点小失望,她精心准备了那么多歌,最终只放出来两首。

        她转头看着秦宇的侧脸,少年清朗的面颊蒙上了一层金色的阳光,细碎的秀发随着空调的吹动轻轻摇曳着。

        学长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啊。

        不对,是更帅了!

        但她发现秦宇的脸上似乎有些疲惫,顿时有点心疼,什么事让他如此憔悴啊?

        看着看着,她昨晚在兴奋和忐忑不安中几乎一眼未合,慢慢地也涌上一股倦意,眼皮子不知不觉地合上了。

        啪嗒!

        肩膀一沉,秦宇顿时惊醒了,他睁开一只眼瞥了一眼。

        安楠神情祥和,微闭着眼睛,距离很近,可以看清她细细长长的睫毛。

        她的皮肤同样很好,如果说江筱雪是白皙如脂,她就是白里透红,如同刚出生的婴儿般。

        他盯着看了一会儿,也看不出她是装睡还是真的睡着了,便不多想了,闭着眼睛继续养神。

        等他闭眼之后,安楠悄悄睁开了眼眸,里面满是狡黠,嘴角微微上扬,偷偷嗅着小鼻子。

        嘿嘿,学长的味道,依旧是那么令人安心呢。

        上次的外套早就被她吸得没味道了,今天要狠狠地吸个够!

        ……

        下车后,秦宇揉着眼睛,望着熟悉的场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古有刘玄德三顾茅庐,今有秦宇三上文山庙。

        就这么一条破山路,一个破庙,如果不是有口泉,绝对是鸟不拉屎的破地,他实在是没有丝毫兴趣了。

        安楠灵动的大眼睛新奇地向山上张望着,青山绿水倒映在漆黑如玉的眼眸中,闪闪发光。

        她其实很宅,每年家里出去旅游时都兴致缺缺,会一个人去奶奶家待着。

        文山庙,她也就小时后来过一次,现在早就记不清了。

        她正想高兴地说上几声,发现秦宇在打哈欠,问道:“怎么了,学长?”

        “昨天刚和江筱雪来过。”

        一句话,成功让安楠的笑容消失了,她鼓起小脸,咬牙切齿道:“今天不准和我提那个女人!”

        秦宇笑道:“实话而已。”

        安楠不依道:“我不管!”

        秦宇翻个白眼,懒得和她吵。

        很抱歉,他今天就是来发刀子的。

        两人便准备出发了,哪怕是阴天,人流量也不低,安楠有点怯生生地望着,神情略微紧张。

        “走吧,早点上去,我们赶在中午前回来。”

        说完后,秦宇下意识的去拉住了她的小手,牵着她向前走去。

        “好!”

        安楠微微一愣,有些喜出望外,一阵眉飞色舞,连忙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掌。

        秦宇这才反应过来,完了,自己又做出了一些习惯性的动作。

        前世他和安楠也出去旅游过,她其实是有点怕生的,再加上身材太过惹人眼球,每次出门都是紧张地牵着他的手,半躲在他的身侧。

        不过,前世两人倒是没来过文山庙。

        他轻叹口气,犹豫一下,也不放手了,拉着她向上爬着。

        安楠小心翼翼地跟着他走,她穿了连衣裙,行动不是多么便利,遇到需要跳过去的地方,总会一个不小心贴在他的身上。

        来一波恐怖的带球袭人。

        还好秦宇是受过训练的,轻松接住了两颗球。

        没多久,两人到了第一个平台上,安楠拉着他在小溪旁蹲下,有些新奇地望着清澈的溪水和远处雾蒙蒙的山景。

        她掏出手机,兴奋道:“学长,这里的山景好好啊,我们找人拍个照吧?”

        秦宇的回应是一个哈欠。

        再好的风景,天天看也腻了。

        他摇了摇头:“就这破地方,拍什么照,等你高考分数比我高了,我们再拍。”

        “……”

        安楠恼怒地看着他,这和高考分数有什么关系嘛。

        她有点小委屈,今天可能是两人最后一次出来玩了,给她留个照片,留个念想不行吗?

        秦宇对她幽怨的视线视而不见,留照片?万一她黑化了,群发给江筱雪和苏潇潇怎么办?

        他打了个寒颤,向着山上走去:“走了。”

        “哦。”

        安楠委屈巴巴地跟在他的身后。

        她只是低沉了几分钟,没一会儿,自己又恢复了,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学长,这块石头好圆润啊,你说会是玉石吗?”

        “嗯,玻璃种帝王绿,价值2000亿。”

        “学长,我小时候来过,水没现在大!”

        “嗯,年龄大了水多正常。”

        “学长,我和你出来约会,你女朋友不会生气吧?”

        “dai!女妖精,闭嘴!”

        “……”

        秦宇给她脑壳上来了一下,她抱着脑壳一副哭唧唧的表情,这才安静了一些。

        几分钟后,两人终于到了大平台上,不少人停下来歇息。

        他抬头望了一眼,万缕炙热的金光从黑压压的云层中迸射出来,天似乎要放晴了。

        “学长学长,那里好多人!”

        安楠兴致冲冲地拉着他凑了过去,有秦宇在身边,她似乎也不怕人了。

        秦宇眨着眼,闻着味道就知道是什么了。

        人群中,四目相对。

        老头眨了眨混浊的眸子,又看了看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笑问道:“小伙子,买土豆?”

        秦宇直接问道:“老头,你不认识我了?”

        “你谁啊?”

        老头懵了。

        这小子这么勇的吗?

        不应该是让自己帮他隐瞒吗?

        秦宇没有多解释,直接道:“和往常一样,来两个。”

        “好嘞。”

        “……”

        拿过烤土豆,秦宇拉着她到小溪旁吃着,安楠一脸疑惑,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秦宇掰着土豆皮,吐槽道:“这老头手艺是真不行,昨天我和江筱雪也买了两个,也是这么焦糊,能吃的地方少之又少。”

        果然如她所料,秦宇的飞刀顿时发了过来。

        “然后呢?”

        安楠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但依旧勉强保持着微笑,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反应,她也是很聪明的好不好,已经猜到秦宇要发刀子了。

        秦宇撕着焦黑的土豆皮,露出了金黄色的土豆,漫不经心道:“也不能说没进步,前段时间我和苏潇潇吃的更差。”

        “……”

        安楠破防了。

        她原本就有些婴儿肥的脸蛋顿时鼓成了包子脸。

        江筱雪就算了。

        苏潇潇是什么鬼啊?!

        她感觉自己头上的绿色帽子变成了两顶。

        她质问道:“学长,你什么时候和苏潇潇来这了?”

        “上个月。”

        “你们来干嘛?”

        “……”

        秦宇淡定地吃着土豆,抬起头,平静地和她满是怒火的漆黑眼眸对视着。

        几秒钟后,他缓缓开口了。

        “安楠,你真的想知道吗?”

        在出差,用手机敲的,手指生疼。我保证,这是渣渣宇对安楠的最后一刀了,你们别刀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