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书库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危机,秦宇:危!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危机,秦宇:危!

        第169章大危机,秦宇:危!

        水果手机熟悉的铃声响个不停。

        秦宇心跳都慢了半拍,看了眼时间,赫然已经快到十一点,以江筱雪的作息,估计已经洗白白准备睡觉了。

        他之前和她在qq上简单说了一下,有事情要去游戏公司,今晚不去超市。

        看着秦宇不淡定的样子,安楠薄薄的嘴唇顿时挂了起来,虽然只是一串电话号码,她已经猜到了是谁。

        除了那两个狐狸精,还有谁?

        她把电脑声音调成了最低,压低了声音,酸溜溜道:“学长,接吧,我又不是什么爱吃醋的女孩子。”

        你还不爱吃醋?

        秦宇一阵头疼,不接,江筱雪那边不好解释,接了的话……有点怕安楠整出什么活来。

        他捂住了话筒,问道:“你要不回避一下?”

        安楠摇着小脑袋,噘嘴道:“这是人家的卧室,才不走呢。”

        秦宇可没时间和她胡闹,起身道:“那我走。”

        安楠瞬间抱了上来,整个人八爪鱼一样搂在了他的身上。

        “整个家都是人家的,你去哪人家就去哪!”

        “……”

        秦宇一阵头大,偏偏手机响个不停,时间长了他怕江筱雪生疑,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干嘛呢?”

        江筱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出,与她往日清冷的声音不同,能听出一丝少女独有的依恋。

        自从两人莫名其妙地冷战了一波,关系更好了,江筱雪时不时地会体现出对秦宇的情意。

        秦宇重重叹了口气,道:“游戏出bug了,好多人骂,着急修复呢。”

        “请假了?”

        “嗯啊,明天早上就能赶回去。”

        “不行明天也请假吧,身体吃得消吗?”

        “放心吧,不是什么大问题,一会儿就能搞完。”

        江筱雪有点疑惑,理工大军训期间请假有多难,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再加上秦宇之前请过一天假了,他是如何做到的?

        她问道:“怎么请下来的?”

        秦宇神秘一笑,语气得意:“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的辅导员被我招安了。”

        一句话,不止是电话那边的江筱雪愣住了,就连安楠也有些不敢置信。

        “什么情况?”

        “她妈妈生病正缺钱呢,我不是缺程序员吗,就借给她一笔钱,顺带招进公司了,理工大的研究生,水平还算不错。”

        这件事秦宇一直没有和江筱雪说,生怕打翻了她的小醋坛子,现在却是不得不老实说出来了。

        安楠的大眼睛则是闪闪发光,崇拜的色彩几乎要从漆黑漂亮的眼眸中溢出来。

        上大学能把自己老师变成部下,也就秦宇能做出来了。

        江筱雪忽然问道:“男的女的?”

        秦宇:“……”

        好吧,这就是女孩子的脑回路。

        她们总是能从一大堆信息中过滤出一瓶老陈醋来。

        他忍不住笑道:“女的,怎么,吃醋了?”

        “我有那么小气吗?”

        “没有吗?”

        “有吗?”

        “没有吗?”

        “有吗?”

        “……”

        两人像小学生一样互相怼着,秦宇嘴角漾着笑意,想象着她不满而鼓着小脸的模样,想必她漂亮的脸蛋已经涌上了淡淡的红晕。

        下一刻。

        嘶!

        他脸部一疼,安楠鼓着小脸,双手撕着他的嘴角,拼命地向两边拉着。

        “怎么了?”江筱雪奇怪问道。

        “没什么,脚不小心踢到桌子了。”

        秦宇也不多解释,知道越解释越乱,道:“行行行,你没有,你是世界上最可爱,最大度,最体贴,最温柔的女朋友。”

        江筱雪嘴角上扬,却是切了一声,哼道:“没有诚意。”

        “那要怎样才有诚意呢?”

        秦宇抓着安楠还要作乱的小手,道:“下次亲你的时候这么说?”

        江筱雪大羞,啐道:“谁要亲你?!”

        “我啊。”

        秦宇手疾眼快地抓住了安楠肉嘟嘟的小手,用一只手抓着她的两只手腕,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嘻嘻笑道:“你可是答应我了,每天都要亲亲的。”

        “……”

        电话那边没声音了。

        秦宇想着江筱雪估计脸红透了,装起了鸵鸟,不由微笑着。

        “放心吧,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女人罢了,你不知道,她还戴着老式的黑框眼镜,打扮地像上个世纪,不及你十分之一。”他故意如此说着,把赵婧贬低的一文不值。

        实际上,赵婧的颜值在水平之上,只是衣品不怎么好,但绝对不是秦宇说的像上个世纪的女人。

        “哪有这样说自己老师的。”

        江筱雪娇嗔一句,作为好学生,她可说不出对老师和长辈不尊重的话。

        但不得不说,她心情好多了。

        秦宇嘻嘻笑,不揭穿她的小心思,问道:“超市情况怎么样?”

        “正常啊,员工已经全都到位了。”

        江筱雪静静地说着,超市新招聘的员工都已经到位了,大部分都是莫茶一手操办的。

        宿舍的话则是租在了理工大南虎校区附近的家属楼,六层楼的老式小区,比苏潇潇的外婆家还要历史悠久,但由于靠着学校,价格并不低。

        三室一厅,一个月居然要1500,要知道这可是09年啊。

        不过距离超市只有十分钟路程,非常方便,再远的话就得步行半小时。

        至于利润,最近的没什么太大波澜,开学购物潮过去之后,每日的流水下降了不少。

        “你也该在他们面前露个脸了,不然大家都不知道你是老板。”

        “嗯,等我回去。”

        秦宇颔首答应,心中却觉得没有什么必要。

        他不打算浪费自己的时间,超市这边准备当甩手掌柜。

        “最近――”

        “啵!”

        一声突兀的响声打断了江筱雪清脆的声音。

        她疑惑道:“什么声音?”

        秦宇一阵冷汗直冒,安楠同样愣住了,小脸惨白,她只是酸的不行,听着他们聊得这么火热,自己就忍不住亲了过去。

        没想到会发出这么大的声响。

        秦宇冷汗直冒,肾上腺素飙升,脑中疯狂地想着喜羊羊、三木童子、死神小朋友等智商天花板。

        他硬着头皮解释道:“咖啡流到手上了,我用嘴接住了,怎么样,我厉害吧,一点都没浪费。”

        “厉害厉害。”

        江筱雪没有多疑,好笑地敷衍几声,又道:“咖啡对身体不好。”

        “我知道,但要加班啊。”

        秦宇狠狠地瞪了安楠一眼,她瑟瑟地缩了缩脖子,总算是老实了一些。

        “这附近的咖啡不错,有机会了带你尝尝。”

        “公司装修好了?”

        “还没动工呢,但有网线和灯光,我怕影响舍友,就过来了。”

        “说起你的舍友,上次下来的是哪个?”

        “刘洋,就是跟你说过,emo的那个……”

        “……”

        电话粥打了足足二十多分钟,也没说什么有营养的话,但仿佛永远说不完一般。

        安楠苦着小脸,一颗颗地吃着葡萄,只觉得这三十一斤的葡萄也不行啊,怎么这么酸。

        过了一会儿,秦宇总算是挂了电话。

        他黑着脸,看向了安楠,声音难得的冰冷万分。

        “安楠,你最好知道你在做什么。”

        安楠吓得面色全无,楚楚可怜地拉着他的手指。

        “学长,人家知道错了。”

        “……”

        秦宇叹了口气,没再多说。

        他就不该当着安楠的面接电话,这一波,怪他。

        “呜啊,学长,人家要酸死了,这个女人好可恶啊,装什么可爱嘛。”

        安楠突然呜哇一声,一个劲地向他怀里蹭着,委屈地眨巴着大眼睛。

        “不行,学长,你得说一百遍喜欢我,否则我就被醋淹死了!”

        “喜欢你,行了吧。”

        “敷衍~”

        安楠嘟着嘴:“学长,那个可恶的女人不给你亲,人家给你亲哦~”

        秦宇翻了个白眼,对着她的唇贴了过去。

        噫~全是葡萄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宇嘴里也是葡萄味了。

        两人也不知如何已经倒在了床上,横躺着贴在一起。

        秦宇拍了拍她满是红霞的脸颊,强制两人分开了。

        “学长,干嘛啦,继续啊。”

        安楠眼神迷离,不满地嘟囔一声,红唇又要贴过来。

        秦宇:“我该给潇潇打电话了。”

        安楠:“……”

        安楠眼前一绿,差点直接晕过去。

        看着瘫倒在床上的安楠,秦宇没搭理她,掏出手机给苏潇潇呼了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接通了。

        “睡了吗?”

        “嗯。”

        “没事。”

        苏潇潇的声音压的很低,秦宇知道她怕打扰到舍友,便大喊了一声:“邓敏敏,睡着了吗?”

        “禀皇上,我和娅楠并不是刚睡醒就被你喊醒呢。”

        邓敏敏冷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听都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秦宇没在意,现在也就十一点多一点,刚熄灯十分钟,也没打扰多长时间。

        “你看,她们都醒了,不用害怕。”

        “……”

        苏潇潇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你们有人被选到表演方队了吗?”

        苏潇潇和李娅楠回道:“没有。”

        “我本来能去的,但可能会被偷桃子,又没去。”

        邓敏敏回了一声,煤省大学军训和理工大差不多,也就第一周严格一些,第二周会选人进入表演方队,将来要从主席台经过的,剩下的人就能愉快地摸鱼了。

        简单闲聊几句,苏潇潇的生活没有太大变化,尤其是在秦宇秀了一波存在感之后,几个追求她的男生也消停了许多。

        时间不早了,秦宇也不多打扰她们,最后问道:“你们店铺看得怎么样了?”

        “有几家正在出租,你有时间了自己看啊。”

        “嗯,我过几天请假过去。”

        既然赵婧变成了他的部下,自然要好好发挥她的价值。

        该请假就请假,绝不浪费机会。

        上课是为了完成学校的任务,请假摸鱼才是给自己创造价值。

        挂了电话,秦宇打了个哈欠,向旁边一瞥,安楠的嘴角都快能挂小醋瓶子了。

        “学长,你好宠她啊。”

        这一次,她是真的酸了,比起秦宇和江筱雪撒狗粮还要酸。

        江筱雪虽然长得好看,但她只是一个傲娇而已,秦宇的新鲜劲过去,或许就没那么喜欢了。

        但苏潇潇吸引人的却不止是外貌,秦宇和她的感情,恐怕最难被动摇。

        她对苏潇潇的了解并不多,只是在角落里偷偷见过几次,她也一直很好奇秦宇和她的相处模式,现在知道了,反而整个人都快变成柠檬了。

        安楠心想,或许,苏潇潇才是她最大的对手。

        她虽然嘴上说着哪天要把她们全杀了,但苏潇潇经历了太多不幸,她还真提不起刀来。

        “啊――!”

        安楠俏丽的面容有些阴霾,烦闷地揪着头发,最终怒视着一头雾水的秦宇。

        都怪学长太花心,为什么要招惹这么多女生啊?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暂时不多想了,问道:“学长,你和江筱雪买了超市?”

        她把秦宇和江筱雪的对话内容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嗯,我做了游戏,赚了点钱,总不能存在银行里吃灰吧?”

        “哦。”

        安楠哦了一声,钱多钱少她不在乎,反正她有钱。

        但秦宇和江筱雪一起赚钱,她就不开心了。

        “看店铺又是什么?”

        “我准备在煤大那边开个奶茶店,咖啡店也行,给苏潇潇找到做的。”

        “……”

        安楠哭丧着脸,彻底不开心了。

        她摇着身子,不依道:“学长你偏心,人家也要有一家和你的小店!”

        “你一个高中生,开什么店啊。”

        “我不管。”

        安楠开启了撒娇模式,疯狂地摇着他的胳膊,秦宇无奈问道:“你想开什么?”

        “酒店。”

        安楠眼睛发光:“这样我们每天就能――哎呦!”

        秦宇给她脑壳敲了一下,没好气道:“酒店也不是不行,但我现在资金不够,等你读大学了再说。”

        “哦。”

        安楠闷闷不乐地应了一声。

        秦宇拉开被子,正值夏日,清凉的夏凉被遮住肚子就行了。

        他随手关了灯:“睡觉吧,我明天还得打早赶回去。”

        “嗯。”

        安楠应了一声,向秦宇怀里挤了挤,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秦宇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对安楠实在太了解了,每次哄她睡觉,又是要亲亲,又是要一起运动,哪有这么听话。

        但他今天两地奔波,也有些困了,没多久就眼皮子打架,倦意上头。

        几分钟后。

        “!!!”

        秦宇猛地惊醒,一只冰凉滑腻的小手正在被子里胡闹。

        “安楠,你tm――嘶!”

        被抓住什么的秦宇猛地倒吸一口冷气,一动也不敢动了。

        “学长,人家早就想解决你了,谁能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安楠娇嫩的唇贴在了秦宇耳边,语气清幽,漆黑的房间中,少女娇俏的脸蛋上似乎带着阴森森的病态笑容。

        秦宇:“!!!”

        秦宇感觉自己的脑门写了一个大大的危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