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书库 - 科幻小说 - 度韶华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托梦

第三章 托梦

        她竟敢这么和亲爹说话?!

        卢玹心里的火苗蹭地涌了上来。素来温柔儒雅的脸孔绽出一丝裂痕,声音有些僵硬:“做女儿的,怎么能这般和自己的亲爹说话。”

        “女子当温柔谦恭,贤良淑德。”

        姜韶华抬起眼,目光微凉:“祖父在世的时候,不是这么教导我的。”

        “祖父对我说过,世道对女子苛刻,女子更应自立自强自尊自爱。”

        卢玹被噎得一口气上不来。

        南阳王委实是男人中的异类。

        年少时娶了出身低等武将门第的王妃,王妃只生了一个女儿,南阳王竟不纳妾生子,为女儿姜嫣招赘婿进门。姜嫣离世,南阳王没有过继或另立嗣子,而是上奏折为年幼的姜韶华请封郡主,将爵位和家业都给了孙女……

        什么孙女!

        明明是外孙女,姓姜也改不了这个事实!

        南阳王绝嗣了!

        到最后,这泼天的富贵和家业还不都是他卢玹的!

        姜韶华漠然的声音再次响起:“此事我自有主张,父亲不必操心,早些回去,陪一陪梅姨娘他们母子三人。”

        她竟张口撵他走!

        卢玹额上青筋跳了一跳,难得还能挤出笑容柔声说道:“那你好好歇着,改日爹再来看你。”

        然后起身离去。

        姜韶华没有动弹。

        章妈妈从震惊中回过神,忙送卢玹出院子。

        卢玹忍耐力一流,对着章妈妈分外客气:“章妈妈不用送了,韶华今日情绪不太对劲,约摸是有些心思。你仔细陪着,好好照顾。”

        不管心里是否瞧得上卢玹,章妈妈面上从不露一星半点,忙恭声应下。

        送走卢玹后,章妈妈长长舒出一口气。

        郡主今日确实不对劲。

        不过,听着分外痛快。

        章妈妈迈着轻快的步伐回了屋子。没等她张口问询,姜韶华主动张口:“章妈妈,我梦见祖父了。”

        章妈妈眼睛刷地亮了:“王爷给郡主托梦了?”

        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惊喜。

        姜韶华嗯一声,目光掠过章妈妈放光的脸,心中暗暗唏嘘。

        章妈妈一直不喜欢卢玹。

        她早有察觉,却做不知。

        章妈妈深知间不疏亲的道理,从来不在她面前说卢玹的半句不是。

        “王爷托梦和郡主说什么了?”章妈妈喜滋滋地追问。

        姜韶华想起祖父慈爱的脸,鼻间满是酸意,慢慢说道:“祖父对我说,不可离开南阳郡,要守住南阳王府。”

        “祖父还说,不管谁来谋夺王府家业,都剁了他的手!”

        章妈妈目中闪过水光,不停用袖子擦拭眼角:“王爷的话,郡主可得牢牢记着。”

        这一年来,卢玹野心渐露,借着郡主之势频频插手王府事务。王府上下都看在眼底。

        有些眼皮子浅薄心思活络的,暗中和卢玹勾勾搭搭。章妈妈心中焦虑,却不便在主子面前饶舌。

        郡主年幼丧母,最疼她的王爷也走了。就剩卢玹这个父亲。

        她怎么忍心戳破郡主对父爱的幻想?

        现在好了。王爷托了梦给郡主,郡主也该睁开眼,看清身边人了。

        姜韶华轻声吩咐:“妈妈让人去前院传话,让陈长史他们去祖父书房等我。”

        章妈妈连连应下:“奴婢先为郡主梳妆更衣。”

        ……

        卢玹的微笑,一直维持到迈步进了幽兰苑。

        柳眉杏目柔婉可人的梅姨娘领着一双儿女迎了出来:“老爷今日怎么回来得这么早?没陪郡主一同用晚膳么?”

        姜嫣在世的时候,众人称呼卢玹一声郡马。后来,姜嫣离世,年幼的姜韶华被朝廷册封为南阳郡主。卢玹的称呼就尴尬了起来。

        梅姨娘伺候卢玹六年,深知卢玹忌讳,这一声老爷喊得毕恭毕敬。

        一双男童女童,一脸孺慕地喊父亲。

        男童五岁,生得白皙俊俏,肖似卢玹,正是卢玹的长子卢颖。

        女童四岁,眉清目秀,笑容甜美,是个小美人胚子,是卢颖的妹妹卢若华。

        卢玹在姜韶华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心情正恶劣,一脸不耐:“我有事去书房,都别来烦我。”

        看也不看儿女,挥袖而去。

        梅姨娘目中闪过难堪,低声哄一双儿女:“颖儿,华儿,你爹有正事,没空陪你们。”

        其实,卢玹这个赘婿,在南阳王府住了十四年,虽然衣食优渥,却从不沾手王府内务。有什么正事可忙?

        卢颖早慧,已经渐渐懂事,哦了一声低下头。

        卢若华眼巴巴地看着梅姨娘,一派童真稚嫩:“娘,爹忙什么正事?”

        梅姨娘滞了一滞:“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懂。娘带你们去吃晚饭。”

        卢玹一个人在书房里坐了许久。脑海中闪过他倍受羞辱永难忘怀的一幕。

        他满心喜悦地告诉岳父,儿子取名姜颖。岳父却用淡漠的语气羞辱他。姜家不要他的儿子。

        他儿子不能姓姜,只能姓卢。

        没人知道,那一刻他心底生出无穷的愤怒和怨恨。

        王府积累了几十年的家业,怎么能让一个女子继承?

        岳家势大,他不得已做了赘婿,已是万分委屈。他的儿子还要继续委屈不成?

        卢玹深呼吸一口气,起身推门,目光一扫:“方泉,你进来。”

        方泉应声进了书房。方泉十六岁起做了卢玹书童,伺候主子十余年,是卢玹心腹。

        卢玹低声吩咐数句。

        方泉听后有些惊愕,迅速抬头看主子一眼,正好瞥到卢玹目中的阴沉。

        方泉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低声应是。

        ……

        此时,姜韶华迈步进了正院。

        这是南阳王生前居住之处,正堂五间,宽敞开阔。右厢设有床榻,左厢是书房,八个书架满满当当,笔墨纸砚应有尽有。墙壁上挂着前朝名画。

        书房外守卫森严,数十个王府亲兵日夜值守。

        没有南阳王传召,谁都不得踏进书房。

        唯一的例外,就是姜韶华。

        从会走路那一天起起,她就能随意出入祖父书房。便是祖父召集长史幕僚议事,她也随时推门而入。

        姜韶华在书房外驻足凝望,目中闪过水光。

        祖父,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