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书库 - 科幻小说 - 度韶华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置腹

第九章 置腹

        陈卓眼皮跳了一跳。

        做女儿的,直呼父亲姓名,意味着什么?

        还有,郡主这么问,显然是对他的不作为不满了。

        “是,这些微臣知道。”陈卓叹了口气,低声解释:“郡主尚未成年,又在内宅里守孝。王府里总得有人出面主事。”

        “微臣主理政事,已是逾越。王府内外,不是没人闲话。说微臣欺主年少,独掌大权。卢郡马是郡主的父亲,替郡主出面名正言顺。微臣实在不便阻拦。”

        陈卓这一年的日子着实不轻松。京城那边要应对,南阳郡内政繁琐要操心,王府里人心浮动要弹压,还要照拂郡主应付卢玹。

        他一个长史,拿一份俸禄,干的是四个人的差事。

        没有人能质疑他对南阳王的忠诚。

        前世,她听信卢玹的话离开南阳郡,陈卓阻拦不住,亲自送她去了京城。临走的时候对她说:“臣一定替郡主守住南阳郡。”

        那时的她,年少懵懂,还不知道这句话的分量。

        有陈卓在,卢玹一直未能彻底掌控南阳王府。五年后,陈卓出游时遇到一伙土匪,意外身亡。在那之后,再无人能阻挡卢玹。

        前世陈卓的死,到底是不是意外,已无从追寻真相。

        姜韶华沉默片刻,才张口:“陈长史有顾虑和难处,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今日将你留下,是要掏心置腹,说几句心里话。”

        “南阳郡是祖父留给我的封地,我绝不容任何人谋夺染指。卢玹也不例外!”

        “从今日起,府中小事由陈长史处置,大事需由我来决断。”

        “卢玹和梅姨娘母子的衣食用度,照常例供给。数量大的银钱支出,要向我禀报。我不点头,账房不得支银子。”

        没有银子,什么事都办不成。

        这是斩断卢玹手脚最快也最有效的法子。

        陈卓压抑住心里的复杂情绪,敛容应道:“郡主的话,臣都记下了。”

        “还有一件事。”姜韶华眸光微闪:“宫中郑太后派赵公公前来,不日就要抵达南阳郡。”

        “请陈长史代我前去相迎。”

        陈卓一口应下。

        姜韶华没用委婉暗示那一套,将话说得格外清楚明白:“卢玹居心不轨,想亲自去迎赵公公,被我拦下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定会暗中派人前去。”

        “陈长史即刻派人,拦下卢玹的人。”

        太康帝一直对南阳郡虎视眈眈。

        郑太后是太康帝亲娘,是已故南阳王长嫂,也是姜韶华的伯祖母。可皇家,从来不是只讲亲情血缘的地方。郑太后派赵公公来,怕是没存什么好意。

        卢玹派人去见赵公公,想做什么?

        陈卓心念电转,不知想到了什么,目中腾起怒意:“郡主放心,此事交给臣来办。”

        姜韶华眉头舒展,微微一笑:“有劳陈长史。”

        祖父不但将南阳郡留给了她,还留下了一群忠心可靠能干的臣子。能不能将他们收为己用,就要看她的能耐手段了。

        ……

        迈步出书房时,已近黄昏。

        晚霞漫天,夕阳如火,绚烂喧腾。

        姜韶华驻足,静静凝望许久。

        活着真好,能见到这样的美景,能在人生的重要路口重做抉择。

        宋渊没有出声,默默守在一旁。

        “我要去校武场。”姜韶华收回目光,转头看向宋渊:“舅舅陪我一同去。”

        宋渊黑脸掠过暗红,有些不安:“郡主别折煞末将了。”

        他的身后,还有二十个亲卫哪!一个个挺直腰杆目不斜视,其实耳朵都竖得老长。

        姜韶华莞尔一笑:“好,宋统领陪我去校武场。”

        宋渊松口气,点点头应下。

        二十个亲卫也一并随行。

        一众目光炯炯锐利迫人的亲卫簇拥着身形纤细的小姑娘,这场景,有种莫名的喜感。

        校武场在王府东北角,占地约有二十亩。可以骑马几个来回,也够两百亲卫操练。

        事实上,常驻王府里的亲卫就是两百人。另外的一千八百亲卫,都在亲卫军营。

        马厩就在不远处,里面养着品种各异的数十匹马。都是南阳王在世时为宝贝孙女搜罗来的良驹宝马,

        姜韶华迈步进了马厩。

        马厩的常管事殷勤上前:“不知郡主今日想骑哪一匹?”

        姜韶华目光随意一掠,伸手指了一指。常管事忙去将那匹高大的黑色骏马牵出来。

        姜韶华骑术精湛,无需人搀扶,自己利落地上了马。双脚略一用力夹紧马腹,骏马冲出了马厩。

        二十个亲卫早已散开,警惕地守在校武场周围。

        宋渊站在马厩外,看着策马飞驰的少女身影。

        当年,十五岁的他第一次进南阳王府。那一年,姜嫣也只十岁,身体孱弱,尊贵美丽又娇气,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眸看他:“渊表哥,父王总不准我骑马。你教我骑马好不好?”

        他无力拒绝,悄悄扶着她上马,牵着马绳,在草场里走了一圈。

        姜嫣开心极了。

        他被姑母嗔怪,被姑父训斥了一顿。可下一回,只要姜嫣张口了,他依旧听她的。

        姑母和姑父看在眼底,默许了他和姜嫣表妹亲近。

        他等了她五年,终于等到她及笄。如果没有意外,他将入赘王府,一辈子守着她。

        却未料到,“意外”来得猝不及防。十五岁的姜嫣,去寺庙烧香,偶遇了卢玹……

        往事历历浮现,宋渊心中涌起熟悉的苦涩晦暗。

        姜嫣二十岁那年,拼劲全力生下女儿姜韶华。在一年后撒手人寰。她在闭眼前,轻声恳求:“渊表哥,我死了之后,你替我照顾韶华。”

        他满眼热泪,点头应下。

        他的余生,都会倾尽全力保护郡主。

        “舅舅,”郡主不知何时策马到了他眼前,笑吟吟地说道:“和我过一过招如何?”

        大概是听得次数多了,宋渊也没那么局促了,笑着点头。

        校武场边设了兵器房。刀枪棍棒勾叉斧钺弓箭剑鞭,十八般兵器应有尽有。一件件闪着幽幽寒光,皆是用精铁打造的上乘兵器。

        南阳王文武双全,姜韶华随着祖父习武几年,样样兵器都学过。

        她目光掠过兵器架,选了一杆长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