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书库 - 科幻小说 - 度韶华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饭桶

第十一章 饭桶

        章妈妈一急,姜韶华也就默许了。

        重生后,她一身神力,胃口大得出奇。说不定,身体也有异样之处。

        一盏茶后,孙太医匆匆来了。

        孙太医出身杏林世家,祖辈都是名医。孙太医的父亲当年在太医院任职,被先帝选中随南阳王就藩。

        后来,孙老太医年迈,就由长子补了差事。也就是现在的孙太医。

        孙太医今年四十有五,正是男子盛年。

        背着药箱随在孙太医身侧的青年男子,叫孙广白,今年二十,身量修长,面容端正。是孙太医长子。

        还有一个十五岁的少女,目光清澈面容清秀,是孙太医的女儿孙泽兰。

        这一双兄妹,皆自小学医。因为姜韶华是姑娘家,孙太医平日请脉的时候,经常将女儿一并带来。

        譬如今晚,孙泽兰就派上用场了。

        “郡主请进内室。”孙泽兰离了父兄眼前,立刻活泼了不少,一边为姜韶华细细检查身体,一边低声说笑:“刚才荼白说的时候,我爹被吓了一跳。直说郡主贪嘴,晚上吃那么多会积食伤了肠胃。”

        “郡主现在感觉如何?肚子涨不涨?”

        像哄孩子一样。

        其实,孙泽兰才及笄,也没大到哪儿去。

        姜韶华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哄着,也觉有趣,张口答道:“肚子不涨,没什么异样。没有半点不好的感觉,再吃一罐山楂丸子也没问题。”

        孙泽兰扑哧一声乐了,手下没停,耐心地为姜韶华按揉肚子。然后逐步检查身体各处。

        孙泽兰忙活完之后,替郡主整理好衣服,出去低声和孙太医说了几句。

        孙太医有些诧异,亲自为姜韶华诊脉。

        脉象平和稳健,毫无异样。

        再看舌苔,看气色,最终得出结论:“郡主身体康健得很,没有半点不妥。”

        姜韶华满意地笑了一笑,让章妈妈赏孙太医一个荷包。

        章妈妈送孙太医三人出了院子,然后低声嘱咐:“今晚的事,请孙太医守口如瓶,不要声张。”

        做太医的,第一条最紧要的就是学会闭嘴。

        贵人的身体情形,绝不可随意透露。

        孙太医点头应下。

        孙泽兰憋了一路,进了院子才悄声笑道:“爹,郡主什么问题也没有,就是饭量忽然变大了。章妈妈这么紧张做什么。”

        孙太医也笑了,瞥女儿一眼:“小姑娘家像饭桶似的,名声传出去好听不成。你嘴也紧些,不要和人说起此事。”

        孙泽兰忍着笑,一本正经地应了。

        孙广白也低头偷乐。

        他们兄妹都是少时来的南阳王府,在王府里住了七八年,和郡主一同长大,对郡主并无太多敬畏。

        孙太医转头看一眼儿子:“还有三个月,太医院就要纳才选考。你去看医书背药方。”

        孙广白笑不出来了,苦着脸道:“爹,我早和你说过了,我不想考太医院。我内科平平,对治疗跌打外伤更感兴趣。像我这等人才,进太医院岂不是白白浪费时间。”

        孙太医冷笑一声:“呸!说得好像你立马能考中一样。”

        “替王府亲卫们看过几回诊,接过几回断骨,被那些什么都不懂的亲卫吹捧几句,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去照镜子看清自己模样。”

        “现在就去书房。今年考不中,我打断你的腿。”

        孙广白被亲爹喷得灰头土脸,蔫蔫地去了书房。

        ……

        这一夜,姜韶华没有前尘旧梦,睡得格外安稳。没到五更就起身,穿上红白两色的练武服,别有一番飒爽英姿。

        宋统领已经在校武场里等候了。

        “舅舅昨夜没睡好么?”姜韶华随口笑问。

        这要是还能睡好,心得有多宽。

        宋渊默默看一眼神清气爽精神极佳的郡主,嗯了一声:“箭靶已经立好,弓箭也为郡主备好了。”

        姜韶华略一点头,目光扫了一圈。

        宽阔的操场上,除了他们两个,再无旁人。

        宋渊低声道:“郡主放心,末将打发他们在校武场外守着了。以后郡主只管安心在此习武练箭。”

        姜韶华目中闪过笑意,点点头。先拉开架势,打了一套长拳。

        宋渊再次陪着过招。前几招拳脚相碰,确定昨晚自己没做梦,郡主确实神力惊人,宋渊立刻换了路数。不和郡主硬碰硬,改用高超的身法步法闪躲,不时出言指点。

        姜韶华很快将这一套身法记了个大概。

        身体活动开了,正好练射箭。宋渊细心地准备了五把弓,其中一把是姜韶华往日用惯的小弓。另外四把弓,分别从一石弓到四石弓不等。

        军中的射箭手,多用的是三石弓。能拉开四石弓的,堪称神箭手。宋渊自己用的就是四石长弓。

        姜韶华扫一眼,直接拿起三石弓,轻轻松松拉开,射了一箭。

        箭嗖地离玹,眨眼间就飞到了箭靶上。靶心直接被射穿了。那一支箭又飞出十几米远,才掉落在地。

        宋渊早有心理准备,默默将自己的四石长弓递了过去。

        四石长弓果然不同凡响,握在手中沉甸甸的。姜韶华调整呼吸,凝神拉弓。那张能难倒一众高手的长弓,在她手中如轻巧的玩具一般。

        百步外接连射了十箭,每箭都中靶心。

        姜韶华又退了五十步,再射十箭。这一回,有两箭射得稍偏了一些,一箭中九环,一箭八环。

        不论力气,只说箭术,也极厉害了。

        姜韶华心中闪过隐秘的喜悦。

        她不但有了一身神力,目力耐力灵敏精准都胜过从前。

        “郡主暂且用这张长弓,”宋渊的声音在身畔响起:“亲卫军营里,还有五石强弓。过两日末将去军营,将那张弓带回来。”

        辰时要见属官们,姜韶华练了半个时辰,便去沐浴更衣。

        早膳吃了一盘子花卷两碗热汤三块枣泥糕四个鸡蛋,另有五样精致的小菜。最后,顺便扫空一小盘果脯点心。

        章妈妈笑容满面地送走了吃饱喝足去做正事的郡主,一转头,愁得直挠头。

        哪家的小姑娘一顿饭能吃这么多?

        好好的郡主,怎么忽然变成了饭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