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书库 - 科幻小说 - 度韶华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雄心

第十七章 雄心

        姜韶华眸光灿灿:“再募兵两千。”又惋惜地添一句:“以南阳郡的财力,也只能养这么多兵。”

        别说秦战三人,就是宋渊听到这两句,都觉心血沸腾,忍不住问道:“郡主怎么忽然要扩充亲卫军?”

        姜韶华将“祖父托梦”那一套说辞又搬了出来:“……祖父在梦中对我说,旱灾连着蝗灾,接下来几年北方诸州郡日子都不好过。流匪民匪猖獗,那些建了邬堡的大族,趁机招纳流民,壮大势力。这般乱象,朝廷根本无力管束。”

        “我们南阳郡地处南北交汇之处,也会被波及。想保南阳郡平安无事,必须要有充足的军力。”

        “南阳驻军战力平平,现在的左将军是朝廷派来的人,和我们不是一条心。关键时候根本指望不上。”

        “所以,必须要扩充亲卫军。”

        宋渊是第二次听“祖父托梦”,很自然接受了这个说辞。

        秦战孟大山都是南阳王生前最信任器重的亲卫,打从心底里相信王爷去了天上也会庇护南阳郡。

        唯有刘恒昌,眉头微微一动,看了年少的郡主一眼。

        巧得很,姜韶华也看了过来。

        刘恒昌被逮了个正着,却半点没心虚,沉声道:“末将斗胆,说几句不中听的话。”

        “四年前,朝廷派左将军接掌南阳驻军。王爷一怒之下,将五百亲卫军扩充至两千人。这件事,是朝廷不地道在先,没有底气追究,算是默许了。”

        “现在,郡主要继续扩充亲卫军,如果朝廷追究起来,不知该如何应对?”

        这个问题,颇为尖锐。

        秦战孟大山听得不太痛快,动作一致地瞥向刘恒昌。

        宋渊也定定的看过来。

        刘恒昌面色不变,继续道:“末将不是故意寻衅。南阳郡虽是郡主封地,不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郡主要建粮仓屯粮,朝廷不会干涉。郡主想建军营扩充亲卫军,只怕朝廷不会善罢甘休。”

        姜韶华不但没生气,反而赞许地看了刘恒昌一眼:“刘将军说得没错。这件事,最大的难处,就是要瞒过朝廷。”

        一個瞒,已经表明了姜韶华的态度。

        军营是一定要建的,亲卫军也必须要扩充。

        至于怎么“瞒”过朝廷,就得仔细斟酌了。

        刘恒昌又泼了一盆冷水:“建军营是大事,要征劳役,很难瞒过朝廷吧!”

        “谁说要征劳役了?”姜韶华挑眉:“今年南阳郡和各县要建粮仓,等春耕过后就要开始,根本没有多余的人手。”

        刘恒昌听得一头雾水:“不征民夫,要怎么建军营?”

        秦战孟大山也有些懵,一同转头看郡主。

        宋渊心里一动,迅速和郡主对视一眼,瞬间明了郡主的心意,张口道:“郡主是想让亲卫们自己建军营!”

        姜韶华微微一笑:“亲卫营每日除了操练,也没别的事,自己为自己建军营,难道还不乐意?”

        宋渊一琢磨,还真是。一千八百个现成的壮汉,一日三餐米面供着,每个月还发饷银,做些苦活累活怎么了?

        秦战第一个张口赞成:“郡主说得对。不说别的,我们一营六百人,个个都是一把力气,只管用。谁敢抱怨诉苦,打一顿军棍就老实了。”

        孟大山想了想道:“这么一来,接下来几个月操练就要暂停了。”

        建军营要挖地基搬木头石块,都是重体力活。

        姜韶华点点头:“等选好地址开建军营,操练就停下。到时候让伙房每天宰几头猪,菜里油水要足,让大家伙吃饱。”

        众人一同点头。

        然后,就听郡主又来了一句:“大家白日建军营,晚上用一个时辰来读书认字。”

        众人:“……”

        秦战孟大山的脸瞬间有些扭曲。他们都是糙汉,舞刀弄枪惯了,出力气建军营也算不得什么。怎么让他们读书认字了?

        他们倒是想认字,可字不想认识他们啊!

        秦战咳嗽一声,粗豪的脸孔小心翼翼地陪笑:“郡主,我是个大老粗,大字不识一箩筐。这读书认字的事,还是算了吧!”

        孟大山搓搓手指,一同陪笑:“郡主,我和老秦一样,不是那块料。”

        姜韶华温声换了称呼:“秦叔,孟叔,你们两个都正值盛年。如果今后世道真的乱了,我还得处处倚仗你们。你们现在领六百人,靠着军棍和威望就够了。以后若是领一千两千人,或是更多呢?”

        不知道是被那一声秦叔孟叔叫得热血上涌,还是听到“两千或是更多”起了雄心,秦战孟大山两人的黑脸都红了。

        姜韶华继续说道:“论个人身手,刘将军不及你们两个。可三营军纪最严明,兵阵最强。单打独斗,一营二营高手众多。全员演练,获胜的一直是三营。”

        “这其中的原因,你们难道就没想过吗?”

        秦战孟大山老脸又是一红。

        刘恒昌的脸也有些泛红。

        他是将门刘家子弟,家学渊源,从小就读兵书学兵法。刘家子弟众多,他出不了头,便琢磨着另辟蹊径。

        四年前南阳王招募亲兵,他闻讯来投奔,南阳王亲自考较,让他进了亲卫营,不出两年他就做了三营统领。就是因为熟读兵书善于练兵阵。

        秦战孟大山都是王府嫡系亲卫,两人称兄道弟,感情甚笃。便不是有心,他这个后来的被有意无意地排挤也是事实。

        王爷去世,郡主年少,军营里人心浮动,他也是其中之一。男人都想建功立业,跟着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还有什么前程未来?

        兼且秦战孟大山说话老是挤兑他,他心里难免有些不痛快。

        没想到,郡主竟当着秦战孟大山的面这般抬举他!

        “郡主这般盛赞,末将愧不敢当。”刘恒昌定定心神,口中谦虚极了:“秦将军孟将军都胜我良多。我是自知身手平庸,远不及两位将军,这才着意在兵阵上下功夫。”

        秦战性情率直,红着老脸接了话茬:“刘将军就别臊我们了。我和老孟都是大老粗,确实该读一读兵书。”

        孟大山一拍胸脯:“我们听郡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