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书库 - 科幻小说 - 度韶华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收拢

第二十二章 收拢

        一个时辰后。

        银朱轻手轻脚地进来,低声道:“郡主,孟三宝来禀报,孙小太医已经替小哑巴看过诊了。小哑巴身上有几处擦伤,用些伤药,养几日就没有大碍了。”

        从高空坠落,只有些皮外伤,简直是万幸。

        姜韶华嗯一声。

        银朱继续回禀:“孙小太医还仔细检查了小哑巴的嗓子,开了药方。说先喝一段时日看看。”

        姜韶华略一点头,便将此事撂开。

        小哑巴有真能耐最好,便是为了吃住吹牛胡扯,于她也不过是抬抬手的事。不值一提。

        一夜无梦。

        隔日五更,姜韶华起身,照例先去校武场。陪练过招的,自然还是宋渊。

        宋渊在秦虎孟三宝等少年亲卫挤眉弄眼的窃笑声中,面不改色地输了一招。

        姜韶华面色红润,低声笑道:“舅舅天天陪我过招,要替我背黑锅了。”

        宋渊右手虎口发麻,目中闪过无奈的苦笑:“这些混小子,以为我是故意拍郡主马屁谦让郡主。”

        等以后,他们就知道郡主的厉害了。

        现在,随他们误会吧!

        两人压低声音,亲卫们离得远,根本听不分明。

        秦虎用胳膊肘抵了抵孟三宝:“宋统领虽是有意放水,郡主的身手也是真厉害。”

        孟三宝点头附和:“郡主一人至少能打三个。”

        一个十岁姑娘,有这等身手,足以自傲了。

        当然,有他们在,根本就轮不到郡主出手就是了。

        “小哑巴那边,我让人盯着了。”秦虎随口道:“你过個十天八日,就去禀报郡主一回。”

        孟三宝有些不情愿:“这怎么就成了我的差事了。”

        秦虎不怀好意地一笑:“小哑巴不吐别人,偏偏吐你身上,可见是你们缘分。”

        孟三宝黑了脸,呸了一声。

        ……

        姜韶华练了一个时辰,回了院子。

        老远就见一高两矮两个身影。

        姜韶华眉头微微一动。银朱立刻道:“郡主不想见梅姨娘,奴婢去打发了她。”

        “不急,”姜韶华心念电转,短短片刻拿了主意:“我且听听,她要说什么。”

        梅姨娘带着卢颖卢若华来请安问好,显然是卢玹的主意。

        远远看见郡主的身影,梅姨娘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

        她是南阳王府的家生子,自小伺候姜嫣。后来开脸伺候卢玹,生了卢颖被抬姨娘。听着体面,可是,王爷一直没放身契给她。

        王爷走了,这身契在郡主手里。

        “奴婢见过郡主。”梅姨娘低着头行礼,态度谦卑。

        卢颖和卢若华早得了嘱咐,一同行礼:“见过郡主。”

        娘说了,当着爹的面叫大姐,爹不在的时候叫郡主。

        梅姨娘这份小心知趣,落在姜韶华眼底。

        姜韶华漫不经心地一瞥:“梅姨娘请起,你们两个也起身。”说着,越过他们,进了院门。

        没有撵她。

        梅姨娘暗暗舒一口气,忙拉过一双儿女,小心翼翼地跟着进了院子。

        卢颖垂着眼没有张望。卢若华才四岁,天真烂漫,早已忘了亲娘嘱咐,东看看看西瞧瞧。

        进屋后,姜韶华坐了上首,梅姨娘压根就没坐的念头,规矩地立在一旁。卢若华娇声娇气地张口:“娘,我腿酸。”

        梅姨娘心里一紧,正要低声哄几句,就听郡主淡淡道:“都坐吧!”

        梅姨娘感激地应一声,领着两个孩子坐了。她没敢再等郡主发话,柔声道:“奴婢领着他们兄妹来给郡主请安,有打扰郡主之处,还请郡主见谅。”

        姿态谦卑极了。

        事实上,前世谋夺王府家业的人一直都是卢玹。梅姨娘没那个能耐,也没那份胆量。卢玹后来一个美人接着一个美人纳进府,梅姨娘年老色衰失了宠爱,唯一能倚仗的,就是一双儿女。

        姜韶华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对梅姨娘的态度陡然温和许多:“梅姨娘有这份心,不妨时常过来。”

        梅姨娘惊喜地抬头:“郡主说的是真的么?”

        姜韶华抿唇微笑:“梅姨娘是王府老人,伺候我娘数年,这些年又伺候父亲,生养一双儿女。谨言慎行,样样小心,我都看在眼底。”

        “祖父以前也常夸赞梅姨娘是个知礼懂礼的。要不然,也不选特意选中姨娘去父亲身边。还为姨娘抬了名分。”

        “姨娘在我面前,可以随意些,不必拘谨。”

        梅姨娘万万没料到姜韶华态度这般温和,顿时受宠若惊,坐都坐不住了,起身应道:“王爷待奴婢恩重如山,郡主也这般宽厚温和,实在是奴婢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姜韶华微微一笑:“姨娘一口一个奴婢,将颖弟和若华妹妹又置于何处呢?他们两个虽不姓姜,却是我同父的弟弟妹妹。就是为了他们,姨娘也该将腰杆挺得直一些。”

        梅姨娘眼都红了,说不出话来。

        府里人人羡慕她的好运道。只有她自己清楚,自己日子过得有多憋屈。卢玹从来都没正眼看过她。她很少在人前露面,怕碍了郡主的眼。

        今日她奉卢玹的命令,硬着头皮来给郡主添堵,来前就做好了被百般羞辱的准备。

        没想到,郡主这般善解人意,这般温和体恤……

        姜韶华已看向卢颖:“听闻你已经开蒙读书了。”

        卢颖抬起黑白分明的眼:“是,父亲每日拨一个时辰,教导我读书认字。”

        卢颖承袭了卢玹的好相貌,眉眼间又有梅姨娘的秀气柔和。对着这么一个乖巧早慧的孩子,很难生出恶感。

        姜韶华温声道:“父亲平日喜欢文会,三不五时就要出府。再者,你每日只学一个时辰,时间也少了些。我替伱寻一个好夫子,专心教你。等过几年你长大了,我送你去荆州府学读书。”

        卢颖有些懵,梅姨娘却已激动得全身发颤,用力扯住儿子的衣袖:“还不快些谢过郡主!”

        南阳郡是郡主的,南阳王府也是郡主的。郡主一句话,胜过卢玹千言万语。

        卢颖乖乖道谢。

        梅姨娘也起身,郑重谢了郡主恩典。

        在一个母亲心中,没有什么比儿子读书前程更重要。